首页 > 女频小说 > 深宫有朵黑莲花

深宫有朵黑莲花

第379章 夏侯璟番外 5

作者: 半枝雪

    终于把她救出来了。

    明知是陷阱,明知是圈套,他还是把她救出来了。

    不管是请君入瓮还是瓮中捉鳖,哪怕是刀山火海,地狱修罗,只要她在,他都会义无反顾去救她。

    只可惜人是救出来,她的江山却终究被人夺去了,不过也不要紧,只要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只要她还在,只要他们还在,就有来日可期。

    冒死出宫回到大夏京城,事情总算告一段落,不论是复仇还是夺位,都只能细细谋划,以图来日。

    回到京城的第一件事,安赛雅就跪在李太妃的陵前磕了三个头。

    她终究对不起这个像娘亲一样疼爱自己的女子,她是那样的喜欢她,疼爱她。

    她的笑容是那样暖,那样甜,像三月里的春风一样把人的心从里到外都暖透了。

    尽管从小到大父汗都把她捧在手心,可终究是自幼亡母,那一份来自母亲的关怀,她终究没得到过。

    只有李太妃,只有她……

    ……

    伤心归伤心,遗憾归遗憾,可报仇的事终究还是要继续。

    安赛雅作为亡国公主,大夏朝是她唯一的希望,更何况还有大夏朝四皇子夏侯琰掺和在其中。

    这其中的复杂若放在以前,她无论如何也无法想象,可现在就这么真真切切发生在自己面前。

    他们是亲兄弟,一脉相承,可一个是不共戴天的杀父亡国仇人,另一个是自己一心所向之人。

    这样荒唐,这样离奇的事,居然也能发生。

    安赛雅每每想起都无比纠葛,她是想和他在一起,可每每看到他的脸,往事就历历在目一直在她脑海里挥之不去。

    家国仇恨,杀父之仇,新愁旧爱,生死离别,全在大夏朝,全在夏侯一族。

    她不过一区区亡国公主,而他却是夏侯一族尊贵的王爷,他们之间……本就隔着千山万水,以前本就是强求,以后还要继续强求吗?

    ……

    报仇雪恨的路难走极了,他们派了兵过去,战火纷争,他们用了计谋,百般筹划。

    那段时间她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来来往往,或是爱,或是恨,或是陈年旧事,或是近日新仇,当真是让人目不暇接。

    她害怕极了,原以为只有像他们这样的草莽之地才会出现这样的祸乱,他们大夏朝礼仪之邦,理应不会。

    可她终究是错了,这一切的一切,无非是权利与利益的争斗。

    原来这样的争斗不止存在于他们吐蕃部,而是处处都有啊!

    安赛雅度日如年,日夜煎熬,不知过了多久,终于有消息传来,说是成了。

    他们安定了一切,还把落败的夏侯琰带了回来。

    那个人似乎在大夏皇室也做了不少伤天害理之事,他们绑了那个人回来,极尽狠毒。

    有的是人想要他的命,当然也包括自己,陈贵太妃恶狠狠地想为自己的儿子报仇,皇后又要行刑。

    安赛雅看着夏侯琰那张脸,忽然笑了:“何必要行刑呢,不如由我代劳。”

    那一天,她的双手沾染了无数鲜血,她就那样一刀一刀结果了那个人,她亲眼看着他的血一点一点流尽,她亲眼看着他的呼吸一点一点微弱下去,最后消失殆尽。

    她看着那个作恶多端的秦皇后哭瞎了双眼,她心里竟那样的痛苦。

    以前,她的双手连一滴血都没沾染过,她的眼睛甚至都没被这些肮脏污染。

    可现在一切都不一样了,她居然不害怕,甚至还觉得痛快,她终于报仇了,终于为自己的父兄自己的家国报仇了。

    果然是……和以前不一样了啊。

    她再也不是那个天真纯洁,整天骑着马匹挥舞着鞭子的无知少女,她再也不是那个会脱口而出:“你能娶我吗?”的娇俏小公主了。

    父汗不在了,哥哥们不在了,族人们也都不在了,昔日热热闹闹的比丘城也已经荒凉了大半,以前的子民,现在死的死散的散。

    原本那样热闹团结的国度,就这样全部被毁了,而当年那个她,大约也已经死了吧。

    ……

    也许,是时候结束了,是时候该离开了,是时候告别以前了。

    再看看眼前这个男人,她还想嫁给他吗?当然是想的,可还能嫁给他吗?也不能了。

    大夏朝不再是从前的大夏朝,夏侯璟不再是从前的夏侯璟,吐蕃部不再是从前的吐蕃部,而自己,也不再是从前的自己。

    还是一别两宽,各生欢喜吧。

    对于安赛雅的离开,夏侯璟竟没说什么,世间万事不可强求,到了缘分尽了的那一天,大家还是会有感知的。

    吐蕃部荒芜潦倒,全族尽失,剩下的散兵游勇群龙无首谁都不服谁,如果没人回去整治,必将会重新引起暴乱。

    到了那一刻,恐怕这吐蕃部将再也无法站起来,神仙难救了。

    不管老汗王在不在世,他恐怕都不希望看到这一幕,而作为老汗王唯一的骨血,安赛雅是唯一一个能让那片荒芜的土地重新兴旺起来的人。

    为了九泉之下的几万百姓冤魂,为了死不瞑目的父兄,为了吐蕃部还剩下的那些无辜可怜的百姓,安赛雅她不得不回去。

    而夏侯璟呢?他自己若是去了,那就是入赘,于礼不符,于祖宗家法不符,更于皇室家训不符。

    他不能走,她又必须走,这段姻缘何去何从,根本不需要旁人劝说。

    夏侯璟忽然想:也许这就是天意呢,也许这就是上天的安排吧。

    早些年梅妻鹤子这样的言论说多了,老天爷记在心里,现在果然让自己梅妻鹤子起来,他还有什么不知足的?

    放下一切,抛开一切,他孤身一人去了江南。

    京城什么都没了,没了母妃,没了她,至少江南还有诗酒花不是?想来他这一生,也就这样了吧。

    只可惜不能看着皇兄和皇嫂白头偕老、百年好合了,不过也没那么遗憾了,各人有各人的路要走,欣赏之人也不止那么一个。

    他何须再过多遗憾,只从此以后各安天涯罢了。

    江南的烟雨诗酒花,终归有一日能抚平他所有的伤口,这后半生,便也这样了。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9 http://qdc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