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捡到一片荒山野岭

捡到一片荒山野岭

第二十一章 老鹰战群鸟一

作者: 西瓜是水果

    “嘀嘀~”

    这时候,随着声音,一辆崭新的电瓶车从西边的沿湖沙土路飞驰而来。

    刘建仓的遗孀,村妇女主任寇彩香,骑着她在城里饭店当大堂经理的女儿带回来孝敬的电瓶车。

    一路风驰电掣的赶了过来。

    “老支书,四曲,老龙尾巴那里的水,都干净着哩,一条死鱼都没见着。”

    声音利落响亮,带着惊异。

    “嘶~”

    一片倒吸凉气的声音。——这说明了什么?

    “是不是地震波,是不是地震波?”

    韩悦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洋洋得意的乜斜着李永强五人。

    对上夏紫那漂亮明媚的桃花眼,还狠狠的翻了夏紫一眼。

    看得李永强,陆涛,杜苗苗,牙直痒痒。

    夏紫倒是微微一笑,无所谓。

    “不但不是地震波,而且病毒细菌寄生虫,也基本可以排除。”

    周倩拧着天然无修饰的柳叶眉,低头思索。

    煞是好看。

    “那是什么?”

    杜苗苗依然不服气的望着周倩,提出了一个很白痴的问题。

    “嗤~”

    旁边站着的江黛儿,发出一声讥笑。

    顿时红了醒悟过来的杜苗苗的脸蛋儿,——知道是什么,大家还需要这么费劲的讨论?

    “我只是猜测,三四曲湖心那条地下河的出口,这一段时间一直处于喷涌状态。水流会把失去控制的鱼朝着湖畔和下游推进。

    那么就是说,在昨夜确实发生了一些未知的事情,不过波及范围应该很窄,就在眼前这片湖面一带。”

    周倩的声音依然平和,缓缓猜测:“最有可能的还是湖里湖床,出现了短暂类似于局部磁暴等未知现象。

    而且随着距离传播,递减很快,不然根本无法说得通。”

    “既然不是地震波,也不是病毒细菌和寄生虫,鱼还活着,这件事情就不是那么急。专业的事情应该由专业的人来做,我们只要当一个搬运工就可以了。

    我提议,今天上午咱们就去头曲的马王爷山,采集野茶标本。”

    夏紫显然牢记着他们五人进山的目的,望着赵已晨和杜苗苗,语气稍重的说道:“别忘了,这是咱们的功课,不然这么辛苦的进山干什么?”

    “那就带上几条活鱼,在头曲上岸,采集野茶标本以后,就直接回灵龙镇。”

    李永强提议。

    “同意。”

    杜苗苗。

    “我听苗苗的。”

    陆涛为刚才偷窥美女犯下的条田打错,而拼命的舔着杜苗苗补救。

    换来杜苗苗一记带着‘饶你一次’的白眼,显然被舔得还算舒服。

    “同意。”

    赵已晨虽然心仪韩悦这个大帅哥,而且就算韩悦不行,边上那个黑黑瘦瘦站得跟一支长枪一般,非常冷酷的徐冬青。

    她看得也是春心荡漾。

    不过这时候也没办法,只能屈服多数。

    然而她长得漂亮,学历高,家境好,身边优秀的男人一大把。

    也只是微微遗憾而已。

    “呵呵,那胖子昨晚不知道吓死没有,荒村野鬼,大蛇出没。估计看到咱们就再也不牛匹了,跟看到爹一样。”

    陆涛满嘴欠揍的贱话。

    “胖子,谁到头曲了?”

    李劲松耳朵不背,诧异的望着李老赖。

    “还能有谁,全家吃饭在外面混不下去了,回来了呗。啧啧,专门买的好烟,还是十块钱一盒的红双喜。学都瞎上了!”

    这话周倩听不懂,不过二曲村的人在稍微卡壳以后,都明白过来李老赖说得是谁。

    “小奕回来了?”

    寇彩香一脸的惊喜:“这娃子都十年没见了!”

    “奕哥,奕哥!”

    在旁边一直只是嘿嘿傻笑的李狗子,这时候一听到杜奕回来了。

    就在湖对面的头曲村。

    高兴的发狂的直冲湖水,很快到了他胸脯的位置。

    站在水里面,朝着头曲村方向,扯着嗓子大喊:“奕哥,奕哥!”

    “这个傻子。”

    李老赖不屑的讥笑。

    “你精明,我儿子这是懂情义,我老了,我敢说狗子一定哭得厉害。不像有些人,走了的时候,一滴眼泪都弄不到。

    现在李狗子可是李满贵的逆鳞,一听李老赖嘲笑自己的干儿子,李满贵顿时勃然大怒,不冷不热的反讥李老赖。

    “你说谁?”

    现在六十出头的李老赖,对人生的追求就是每天一包烟,半斤酒。

    其余唯一挂念的心病,就是他‘走’了以后。

    怎么办事儿,就算不风光,也不能太寒酸的大问题。

    这时候一听李满贵这么夹枪带棍的说,顿时羞怒得脖子脸通红。

    捋着袖子,要和李满贵大战一场。

    “都闭嘴!”

    看到李劲松发怒,两只吹胡子瞪眼的斗鸡,只能靠怒视来暴击北方。

    “这娃子,是回来就走,给他爹娘烧钱,还是住一些日子?”

    李劲松望着村长,也快七十到退休年纪的刘长德:“要是想住一些日子,就让他搬过来,不是说在头曲看到了一条大蛇。”

    “好,”

    李长德环视一遍人群,心里一盘算,二曲村里除了那几个腿脚不便的都在这里。

    大声说道:“有谁要去四曲上坟,要么出溪,都跟奕娃说一声儿,要是住的长就搬过来。”

    “晓得了。”

    “我明儿出溪买药材。”

    几个老头老太婆,出声应承。

    李劲松朝着李长德点点头,回头望着李老赖:“你又皮痒痒了,嘴巴这么臭?再说那几个字,我锤不死你!杜奕回来了,他不是一只瘦猴子么?”

    “现在海胖着哩,跟头猪一样;你们都没看到——”

    “杜奕!奕哥回来了?”

    周倩的声音里全是惊喜。

    刚才听众人说‘小奕’‘奕哥’的时候,她的心跳就有些加快。

    不过两年前的那个冬天,他见到杜奕的时候,可是瘦得不成人形。

    绝对不是什么‘胖子’。

    心里面正在忐忑间,直到李劲松喊出了杜奕的名字。

    顿时惊喜得心里如同小鸟一般的欢快。

    唬得韩悦心里猛地一跳。

    望着周倩那张如花笑靥,眼睛里面的欣喜。

    有了一种很不好的滔天醋意。

    “呼~”

    一阵山风拂来,快速的搅动着聚集在湖面的晨雾。

    东边的太阳从群山中升上来,暖融融的照耀着。

    众人的视野,渐渐清晰辽远起来。

    “轰隆隆~”

    在白日里,一道惊雷漫卷过天际。

    ——

    “咔。”

    杜奕坐在厨房门口,点燃一支烟,看着前面不远的那株树莓。

    他这次进山,害怕断粮,专门买了两条红双喜。

    一条便宜五块,总共一百九十元整。

    此时,看着日头已经快到半响午,空地上那一些漏网的野草,长得是绿油油的茂盛。

    而那一树的树莓,早已开败了花朵。

    缀了缀满树的果子已经开始泛红。

    “叽叽喳喳~”

    “咕咕~”——

    在院子旁边的香椿树,榆钱树,临湖的湖柳树,巫婆李,李长发院前的拐枣树,老梨树,枣树,——

    还有门楼院墙,厨房屋顶上面。

    蹲满了各种鸟雀。

    目测三四百只。

    而且还在源源不断的陆续飞来。

    成了鸟的乐园。

    那各种鸟叫,不时飙射下来的一团团白色鸟屎。

    叫得杜奕心烦。

    而且随着树莓即将成熟。

    这些在四周虎视眈眈的窥图的鸟儿的叫声,更加的激烈。

    “扑愣愣~”

    随即,一只只不断的扇翅飞起。

    猛地飞向树莓,然后在中途又突然变向远离。

    不断试探着老鹰的爆发距离底线。

    而在此时,这一簇树莓,已经有十几颗变成了红彤彤的红色。

    最熟的一颗果子,已经开始了从鲜红到紫红的改变。

    “咕咕~”

    “扑愣愣!”

    这时候,一只灰鸽子首先安耐不住。

    在朝着树莓飞来的途中,不但不常按例般的变向远离。

    反而陡然全力加速,直扑树莓。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9 http://qdc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