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捡到一片荒山野岭

捡到一片荒山野岭

第三十章 许大官人一

作者: 西瓜是水果

    “奕哥,奕哥!杜奕,杜奕!”

    “哥!你在不,你在不!别吓我!哥!该死的大蛇,你来嫩我,有种你来嫩我!”

    “全家吃饭,全家吃饭!活着就应一声儿!”

    “不要进入林子,用铁锹把灌木打倒!”

    “倩倩,你别往里面冲!”

    “你们这些娃子想死么,不知道林子蟒如下山虎,铁锹打平杂草再往前走!”

    各种声音在外面的院子响起,即使“哗哗”的暴雨也压制不住。

    “别来啊!”

    杜奕心里滋味悲集纷杂。

    苟子的醇厚信任。

    周倩的温柔如溪。

    李老赖,三爷爷的毒舌和大骂。

    他想使劲的大喊,让他们别来送死。

    然而嗓子如同凝固一般,发不出一丁点儿的音儿。

    “滋滋~”

    这条花蟒在黑暗里,也听到了外面的嘈杂。

    碧莹莹的眸子稍微远离杜奕。

    然后,消失在杜奕凝固的瞳孔。

    显然是扭转了蟒首。

    “唰唰~”

    冰冷的蛇鳞摩擦着杜奕的小腿。

    脱离接触,逐渐远离。

    “咔嚓!”

    在黑暗里,大约十几秒以后。

    又一道电光炸起。

    杜奕震惊的看到,那条花蟒正在进入米仓。

    “~”

    这时候,杜奕才感到了一丝空气中流动的凉风。

    被大山一般死死威压僵硬紧绷的身体,才渐渐的‘解冻’柔软。

    全身肌肉开始不受控制的簌簌抖动。

    “奕哥,杜奕,杜奕!”

    “哥,哥!”

    声音在堂屋门口响起,带着变调和哭腔。

    雪白的亮光从堵住的门板缝隙传了进来。

    “这里压着门板?”

    李老赖的声音。

    “那就是没有;——注意西厢!”

    声音在堂屋响起,很陌生的男子的声音。

    应该是那个寡言罕语的徐冬青。

    “哥~!”

    “铛!”

    李二苟大叫着冲进去,可能是手里拿着的农具碰到了门框石头。

    三四秒以后,

    “没有!”

    屋子里面猛地一静。

    “这大蟒也不傻,狩猎成功以后,可能会进入它山林里面的巢穴。”

    徐冬青的声音。

    “你放屁!”

    二苟大怒着骂着,“哗啦啦”踹开了东厢外面卡着的长条凳。

    “砰!”

    厚重的榆木床板,重重的砸在堂屋。

    露出了空洞洞,黑洞洞的东厢。

    一道手电筒的光芒照射进去。

    “我滴妈呀!”

    拿着手电筒的韩悦,迎面就看到屋子中间一头蛇身弓形高高扬起的巨蟒。

    那冰冷的眸子,似乎就在死死的盯着自己。

    吓得惨叫一声,手里的手电筒失手坠地。

    “不是蟒蛇干得,它被杜奕封死在屋里!该死!退出去,赶快跑!”

    看到这一幕的徐冬青,手里拿着一把从巫婆李屋里顺的精钢砍柴刀。

    变色的大吼:“都给我跑!”

    然而,不死心的李二苟,即使吓得要死,却还是不死心的朝着东厢里屋看了一眼。

    “咔嚓!”

    又一道闪电耀起。

    李二苟的眼睛里面,顿时充满了惊喜不信和震惊。

    扯着嗓子大吼:“哥!”

    而那条一直处于攻击状态的花蟒,弓形的蛇颈猛然一紧。

    张开血盆大口,朝着站在门口的李二苟咬去。

    “住手!”

    在这一刻,急得要死的杜奕,终于取得了身体的控制力,牙呲目裂,满脸扭曲的用尽力气大吼。

    在众人的变色里,让所有人都震惊的一幕出现了。

    那条张开血盆大口距离李二苟的脑袋不足一米的花蟒,如同听懂了,也服从了杜奕的话一般。

    血盆大口和狰狞的蟒首,立刻远离了吓傻了的李二苟。

    重新弓形高扬在米仓上部,紧盯着门口,处于爆发前的临界状态。

    “噗通~”

    李二苟直接一屁股坐在地上,脸色惨白,身体簌簌发抖。

    而门外的周倩,韩悦,徐冬青,江黛儿,夏紫,李老赖。

    也都跟凝固了,吓傻了一般的傻站着。

    杜奕努力的站了起来,双脚发软的蹒跚着,吃力的朝门口走去。

    努力克制自己的眼睛,不看近在咫尺的花蟒。

    一步,两步,三步,——

    终于走到门边。

    全身汗水跟水淌一样。

    他背对着花蟒,声音颤抖的拉了拉还坐在地上的李二苟:“起来,走!”

    “哥,我腿软,动不了!”

    李二苟也不敢看那头花蟒,声音带着哭腔:“哥,你嫩啥哩,衣服都不穿,吓死我了!”

    “我扶你!”

    杜奕尽力拉扯着李二苟。

    艰难站了起来。

    后背发寒的朝着门外走。

    一步,两步,三步。

    出来了。

    “走!你们前头,我殿后!”

    杜奕现在虽然依然怕得要死,不过对于花蟒,隐约有一个大概的轮廓。

    也就是说,至少现在它应该没有捕猎自己的打算。

    而且似乎还可以听懂自己的一些情绪,并且尊重自己的情绪。

    但是对别的人,比如二苟。

    一旦感觉被触犯。

    捕猎化粪的凶狠攻击,却毫不手软。

    在地上的手电筒的余光里,周倩望着杜奕,欲言又止。

    “走!”

    杜奕怒视着周倩,眼睛血红得跟匹野狼一般。

    “哗啦啦~”

    在倾泻的暴雨里,众人出了堂屋,走进积水漫膝的院子,来到湖面已经快扩张到门口的院门外。

    即使在暗夜的暴雨里,也可以看到白茫茫一片。

    众人纷纷心有余悸的回头看了一眼,那黑洞洞的堂屋。

    都是浑身一激灵。

    忙不迭的加快了脚步。

    ——

    “哗啦啦~”

    暴雨继续。

    厨房里面,火塘篝火熊熊。

    因为周倩,江黛儿,夏紫的衣服都淋湿透了。

    而隔壁屋里那个大蛇的存在,也震骇了众人。

    所以就到堂屋搬了两扇床板,暂时分隔了男女。

    等待女孩子的衣服烘干。

    而李二苟,李老赖,韩悦,徐冬青,则是穿着裤头,把褂子裤子搭在床板那边烘。

    厨房门窗紧闭,拿铁锹锄头抵死。

    灶台烟囱口,也用木材填充死。

    而厨房的通风口,在巫婆李的时候,就已经用粗钢筋焊死成了一个花窗。

    感觉到至少暂时安全了。

    众人开始慢慢回血。

    “你都不知道,那蟒头狰狞的吓死人,张开血盆大口,朝着李二苟的头上咬去!”

    “啊!”

    “别说啦,吓死人啦!”

    在江黛儿带着阴森口吻的故事里,杜苗苗,赵已晨吓得花容失色。

    尖叫着不让她再发挥下去。

    “喂,许仙,说说吧,这是玩儿哪一出?”

    韩悦第一次带着正视的目光,望着杜奕。

    杜奕似乎在想着什么,一直都是低头沉默。

    假如以着杜奕现在的心情,对于韩悦带着调笑的质问的回答,就是‘无可奉告’这四个字。

    但是刚才人家可是冒险寻找自己。

    虽然杜奕不稀罕他寻找,而且说白了还是因为周倩出来才出去。

    可事实就是事实。

    只要走出了这个厨房。

    韩悦,徐冬青,夏紫,李老赖。

    他杜奕就得逞他们的的情。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9 http://qdc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