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捡到一片荒山野岭

捡到一片荒山野岭

第三十三章 还是谢谢你

作者: 西瓜是水果

    “杜奕。”

    一边坐着脸色不太好的韩悦,突然说话。

    只不过这次态度还算不错,没张口喊‘许仙’。

    “?”

    杜奕望着韩悦,示意他‘有屁快放’。

    “那条蟒蛇,也就是说你住在头曲,根本没有任何危险,而且还有孝敬!”

    韩悦那张除了周倩,对谁都是一副欠他钱的臭脸,总算是有了一点人气儿,多少带点勉强的微笑。

    杜奕顿时明白了这孙子的心思。

    旁边的周倩飞快的瞟了杜奕一眼,虽然没有说话,但她显然也不是一个轻易言放弃的人。

    火腿咸香,烤鱼外焦里嫩。

    吃完烤鱼,杜奕和依然心惊肉跳的李二苟,来到了他的院子前。

    想要不到二曲,他这边就必须有一种姿态,展现给湖对面的那几个湖老村长支书看。

    而干净整洁的院子。

    院前院后的排水沟,砍干净的杂草乱树。

    屋顶的积年枯叶。

    厨房升火。

    则是最基本,也是最直接的姿态。

    头曲的地势一直高于二曲,他们六家的房子,不像二曲,最晚也有七八十年的历史。

    最早甚至可以上溯到嘉庆。

    建的都很有讲究。

    也就是再大的洪水,都不能淹没院前三米。

    其实昨天清晨,周倩给夏紫他们讲述二曲村之所以建在公明山下。

    就忽视了这个问题。

    不过她是去年九月才来到灵龙四曲,这也是第一次见到山里暴雨的威力。

    “先把咱俩家的屋前屋后砍出来,再砍院子,扫干净屋顶,——你砍自个家的,中午在我家升火。

    对了,那些人用你家灶台,也不和他们计较了,可你那火腿还没收钱。

    那四个可跟咱没交情,一人两百,你去要。”

    “哪四个?”

    “被你一拳打掉两颗牙的,你骂他孙子的,——”

    “哥,我骂了两个孙子,你说是哪一个孙子?”

    这时候,杜奕看到夏紫走过来。

    示意李二苟闭嘴,暂时别再问是哪个孙子。

    “高中三年,少有回家,考上大学一去又是十年。这十年你没有见过那条花蟒吧?厨房门也改在外面。其实——”

    夏紫盈盈美目望着杜奕:“昨晚你带着短剑,就已经对那条花蟒起了杀心;脱光衣服,是怕血水溅上去。”

    杜奕似乎饶有兴趣的望着夏紫俏丽的脸蛋儿。

    好像说你继续编,我听着。

    “也不完全是杀心,可以说是一次试探,而试探的结果就是选择杀与不杀。

    花蟒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尤其是这么大的一条。

    一旦走漏风声,至少要让你进去喝几年稀粥;所以你悄悄过去,堵死了门。”

    “别污蔑哈,你说得都是几百年的老黄历了,现在里面的伙食好得很!”

    “你昨天接我的时候,后背撞在岩石上面,一片淤青血紫,还有破皮,血水都渗出褂子。”

    “还想看么?虽然胖,可动力不弱。”

    “我只是好奇,——”

    “我现在有点忙,呵呵,刚回家你知道的什么都得清理;要不,改日再说?”

    夏紫的俏脸红了红,又被这胖子调戏了。

    “——但也只是好奇而已,”

    夏紫递给杜奕一个黑色外壳,子弹头形状的口红。

    “?”

    杜奕不解的望着她。

    “这是底部,用劲按下以后,这里会弹出一根针头,假如需要,里面的麻醉药足以暂时瘫痪那条蟒蛇。”

    杜奕有些意外的看着夏紫。

    “摔下来,我会选择合适的撞击角度,不会摔死,也不容易那么断手断脚,——可受伤是很难避免。还是谢谢你。”

    夏紫把口红塞进杜奕的手里。

    又提醒了一句:“徐冬青是韩家给韩悦请的私人保镖,至少是一个玩刀高手,他手里的那把蝴蝶刀很危险。

    不过这样的人,只要不和他产生利益和职责上的冲突,他也不会多管闲事儿。”

    看到杜奕目光灼灼的望着自己,似乎在说‘那就是你爱多管闲事啰?’

    笑了笑说道:“不是你接住了我,你就是赵公明的化身,我都没兴趣和你多说一句话。”

    “看来我得受宠若惊,荣幸之至。”

    “你真的可以这么认为。”

    ——

    夏紫离开返回李二苟院子以后,杜奕和李二苟简洁的交流完。

    进入了自个家里的院子。

    站在门楼,可以看到东厢屋檐通风口那里,横着的芦苇断了。

    往外翻。

    也就是说,假如那条花蟒回来还走老路,不是走堂屋。

    芦苇就应该朝里涌。

    “也是一条强迫症,走门不香么?”

    话虽然这么说,杜奕穿过院子被灌木阻止的条石,进入堂屋,还是小心翼翼。

    屋里安静而清幽。

    昨晚的床板,条凳,横七竖八的搁在东厢门口。

    杜奕屏着呼吸进入东厢,

    米仓,床下,桌子下面,都空空如也。

    他看到了那把短剑。

    就在昨晚他一屁股坐在桌子腿边的地上不远。

    “居然真的带回来了,这是什么规则?”

    到目前为止,杜奕对那片深林,以及自身穿梭,还有这个玉扳指,有着太多的未解之谜。

    然而,却隐隐约约的感觉到,已经触摸到了一些蛛丝马迹一般的规则脉络。

    玉扳指之所以能够随之来回,是不是因为滴血绑定。

    那么这把短剑是不是也如此。

    在两个空间内,玉扳指和短剑,都有着各自的形变。

    玉扳指形变以后,可以带回来一些植物和水。

    不过对其装入物,却有着苛刻的条件。

    而植物和水,因为不是某种后天技术设计制造,所以不能进行滴血绑定,只能靠着玉扳指变形下形成的空间,进行空间转移。

    ------当然,还有很多的困惑。

    不过现在摆在杜奕面前,最迫切的一个疑问就是。

    在这里,从里面拿出来的东西,还能不能放回去。

    或者是用什么方法放回去?

    以及这些拿出来的东西,有什么危险性,以及如何有效利用。

    “唉!”

    杜奕长叹一口气。

    左手拿着短剑,心狠的想着,难道只能割手流血开启。

    “真特——,咦?”

    随着心念流动,杜奕似乎一下子就‘看到了’玉扳指里面的空间。

    左右两个小隔层。

    左大右小。

    一个漂浮着一滴滴的晶莹液滴。

    目测估摸不下七八百滴。

    一个静静虚浮着一株火红的断树梢。

    高度占了右空间的三分之二。

    “滋滋~

    灵柜新装物质。

    年幼的岩浆树,a?x + b?y + c?z + d = 0坐标内整株可取出,0.3秒延时爆炸,等同于0.01吨三硝基甲苯能量释放。

    注释:一滴灵液直接作用于断裂面,可维系在a?x 坐标内一个自然月的存活。

    火浆果,

    一种a?x 坐标可取出,保护性外膜下是炙热的浆流,直接服用烈焰焚心的火系灵果。

    可配比。

    a?x系配方,1——

    a?x系配方,暂时无权解锁。”

    这一次不是那种熟悉而冰冷的声音,变成了一大堆数据流,直接涌入烙印在杜奕的大脑里面。

    “我不是还是在厨房摸到剑割伤手晕血做梦,还没醒吧,——这游戏性似乎也太强了吧?”

    杜奕忍不住狠狠的扇了自己一巴掌。

    “啪!”

    真疼。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9 http://qdc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