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捡到一片荒山野岭

捡到一片荒山野岭

第三十五章 只因为她的善良

作者: 西瓜是水果

    “哐当~”

    杜奕回到东厢房,把自小睡得床板,学习用的书桌,扛进了西厢房。

    又把堂屋的厚榆木床板拿进东厢房。

    靠着卧室门框,从里面反扣住堵实。

    接着用一根粗铁丝拧在床板的横木上面,另一头固定在一个长条凳子中间。

    把长条凳的两头,压死在卧室外边的石墙两边。

    这样一来,花蟒除非暴力撞烂床板,不然就没法出来,进入堂屋。

    算是重新建立起了一道安全隔离。

    然后,有点喘气的杜奕,把短剑插在堂屋门边角落,不起眼的石缝上面。

    不想让有心人看到短剑的变化。

    又在院子里重新折了一根芦苇,搭着梯子替换掉东厢屋檐下,通风口那根断了的芦苇。

    好判断花蟒进没进屋。

    做完这一切。

    杜奕来到门楼,拿起一把挂在门楼石缝上面的镰刀。

    虽然刀面带着一层浅浅的锈迹。

    然而镰刀口依然森然锋利。

    山里面的东西讲究结实耐用,买得锄头镰刀铁锹菜刀砍柴刀,都是镇里打铁的四处谋到的好铁精钢。

    以前灵龙镇后面有一个铜矿,伴生着金矿。

    专门还建了铁路。

    再往深处走,曾经驻扎着一支坦克部队。

    这些荒废了的铁轨厂区基地,就是整个镇区十里八村的好铁来源。

    “喳喳~”

    看到熟人露头,聚集在外面那数百上千只鸟雀,叫得更欢了。

    很显然今天又慕名来了很多梦想白嫖的新手。

    甚至一只只迫不及待的展翅飞近杜奕,叫着催促他快一点搞事情。

    “你妹儿的!真当老子傻,能让你们白玩儿?”

    杜奕望着骂了一句。

    把磨刀石放在门楼的石阶上,在门外的水洼里捧了一捧水。

    低头“唰唰~”的开始磨刀。

    随便磨了几十下,大致去掉了锈迹。

    就开始大面积的清理门前的杂草灌木。

    而在那边,李二苟已经把他门前清理出了一大片,正朝着杜奕家里这边割来。

    “奕哥,”

    而周倩怕蛇,站在外边望着浸泡在浅水的灌木丛,都觉得那里藏得全是蛇。

    纤细的腿都直发软。

    杜奕就让她帮着清理厨房,准备中午在自己家里正式开伙。

    毫无悬念。

    韩悦就成了一条乐不滋滋的,帮周倩打下手的舔狗。

    而在那边,无所事事的一群男女,就在李二苟新砍出来的空地上,对着鸟雀拍视频,拍照。

    陆涛显然李永强跟他说了什么,从他眼睛里面露出的对杜奕,李二苟的恨意。

    表明两颗断牙的仇恨,绝对没完。

    杜奕,李二苟,这一干,就是一上午。

    可把杜奕累得够呛,浑身汗湿透。

    也被一边无聊看热闹的李老赖,嘲笑了一遍又一遍杜奕的笨。

    到了中午,那条花蟒依然没有出现。

    而杜奕和李永强他们,也正式的分伙做饭。

    杜奕,李二苟,周倩,韩悦,徐冬青。

    在杜奕家的厨房。

    而李永强,陆涛,夏紫,杜苗苗,赵已晨,李老赖,则是在李二苟家的厨房。

    李永强他们还是火塘烤火腿。

    杜奕这里,则在烤火腿之外,又熬了一大锅鱼汤。

    对于杜奕亲自下厨,这锅放了野蒜茴香嫩叶石盐粉末的鲜美鱼汤。

    他和李二苟吃得大呼过瘾。

    而周倩还是没法克服心里面,‘这是那头吓人的蟒蛇咬过的’,这个让她心悸的念头。

    所以坚决的碰都不碰。

    看到周倩不吃,舔狗韩当然也不吃。

    而徐冬青坦言,他吃不惯茴香的味道,也拒绝吃鱼。

    “真想不明白,靠着湖边过去,不就回二曲了么?”

    昨晚趴在凳子上面眯缝一宿,可把韩悦折磨的要死。

    而且他的换洗衣服,牙膏牙刷剃须刀,什么都没有带。

    更是一种难以忍受的酷刑。

    “那是你没有见到过暗河的恐怖。”

    周倩的食量很小,跟猫一样,几片火腿肉就饱了。

    “倩倩你见到了,给我说说哈。”

    韩悦似乎生怕自己耳朵聋,听不到,特意又把凳子朝着周倩挪了挪。

    “我只见过湖水不深的暗河倒灌,太大的我也没有见过;倒灌的水流很不稳定,就像水池底部放水一样,不确定时间的就有可能出现剧烈泡涌的现象。

    尤其是暴雨以后湖面猛涨,瞬时泡涌甚至可以到达三四曲的浅水边缘,假如正巧有船经过,浮力大量缺失,船就很危险。”

    周倩望着杜奕。

    这些话还是那年她和父亲一起来这里,杜奕说得话。

    可惜那次十几天的时间,没有看到一次倒灌现象。

    去年九月,周倩顶着母亲的反对,来灵龙湖四曲村当一名小学支教老师。

    也见过几次湖水倒灌现象。

    但是都不凶狠,只是在湖心形成了一个或者顺时针,或者逆时针的‘大漏斗’。

    最多就是突然暴起一大团数米高的水泡。

    “下面那个暗河,很有意思。”

    徐冬青难得开口说话。

    “咱这里,奕哥最有发言权。”

    周倩有些没话找话的和杜奕说话。

    “哼!”

    韩悦心里冷哼一声。

    他关心个屁的‘倒灌’,只不过想多和周倩说几句话而已。

    哪喜欢听这只肥猪唠叨?

    “听说以前开铜矿修铁路的时候,曾经过来一条探测船,人潜下去暗河十几米深就不敢再进去了。说是里面的溶洞环境非常复杂,全是石笋。”

    对弈看了一眼周倩明亮看着他的秀眸。

    心里猛地重重一跳,低头不敢再看。

    目光就落到了周倩纤细的小腿上面。

    心里顿时抽搐着疼的满嘴苦涩,“那个夏天——,该死的夏天!”

    周倩敏锐的感觉到了杜奕失落的情绪,被他的眼睛盯着的小脚直发热。

    心里一叹,知道杜奕还是没走出来。

    虽然有着深深隐藏起来的遗憾,

    市少年组芭蕾舞比赛第一名。

    小桃李杯全国青少年舞蹈大赛,省选拔赛少年组芭蕾舞第三名。

    就在她要穿着漂亮的天鹅舞裙,参加全国大赛的时候。

    这条流汗流泪,艰难的走了整整十年,寄托了她太多梦想荣耀和渴望的路。

    断了。

    如何不遗憾?

    在最初的时候,她整日以泪洗面。

    深深的恨着他。

    甚至在一次情绪的发泄中,朝着可怜的父亲大吼:“为什么要救我,我稀罕他救我?这样还不如去死!”

    然而,

    最终,

    她还是选择了原谅,并且把梦想深深埋葬。

    只因为她的善良。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9 http://qdc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