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捡到一片荒山野岭

捡到一片荒山野岭

第四十四章 千金不卖

作者: 西瓜是水果

    “呦呦,真是哪里都有你!”

    韩悦看到周倩后面跟着让他厌烦的杜奕,还有那个傻子。

    本来就因为离别而不爽的心情,就变得更加的不爽。

    “这孩子活到现在也不容易。”

    杜奕看了一眼瘦的跟病痨鬼一样的韩悦,没搭理他。

    而是提着一大玻璃瓶,近十斤重的凉茶,上了小船。

    拿出钱包,先掏出十块钱。

    又数了五张一百,一起递给李老赖。

    “你钱多骚得慌?”

    李老赖看着红得鲜艳的票子,咽了一口口水,没说要和不要。

    “果然是一头深藏不露的大鳄,难怪视李永强这样的小虾米如无物,能让母,呵呵,夏公主出手。”

    坐在船头的韩悦,说着风凉话,差点把‘母大鳄’三个字说出来。

    “夏公主?”

    周倩不禁想到了公明山下,杜奕那一抱。

    当天夜晚,那五个男女,只有夏紫冒着大雨和蟒蛇的凶险,跟随寻人。

    以及后来杜奕投桃报李,只收四个人的火腿钱。

    “这五百块钱是李永强替那个豆芽菜病痨鬼,赔给你的。”

    杜奕看了韩悦一眼。

    “你说别人就别人,说豆芽菜望我干啥?你韩爷我壮着哩!”

    韩悦大怒。

    “赔给我的,好,好!”

    李老赖一把把五百一十块钱,紧紧的拽进手里。

    然后才不解的望着杜奕:“赔给我的,啥意思?”

    随即又明白过来:“你说那兔崽子说得将印下问,不是好话?”

    看到杜奕无声默认。

    李老赖顿时气得老脸通红,指着杜奕就是破口大骂:“你个愣货,这么好的机会才讹五百块钱?才讹五百块钱,真是一个猪脑袋!”

    这画风不对啊?

    杜奕顿时傻了眼。

    “好贱!”

    “你说谁?”

    “骂哪个?”

    这次不光杜奕听得明白,就是常在灵龙镇码头,接受新事物新词语的李老赖,也听懂了。

    怒视着无故骂人的徐冬青。

    然而,徐冬青根本就没看这两人,而是眼睛直勾勾的望着李二苟手里的短剑。

    杜奕的心里微微一跳。

    有点担心徐冬青注意到这把短剑和上次的明显变化。

    虽然也没啥大不了。

    可被狐疑的麻烦,总是一个凭白添上的麻烦。

    “可以看看么?”

    徐冬青眼睛带着热度,望着李二苟。

    “哥。”

    李二苟紧握着手里的短剑,似乎生怕徐冬青来夺一般,朝杜奕询问。

    杜奕无奈点点头。

    “铮~”

    徐冬青中指猛叩剑身,发出一道清冽的剑鸣。

    “你这把剑的材质,跟你上一把似乎是一类,不过又有些区别。我不是说那个有檀木手柄,这个布满了明暗光花纹,而是说,感觉那把是刀刃张牙舞爪的锋利,而这把——”

    徐冬青手握短剑,想了想说道:“很内敛!”

    随即,剑刃搁在小船的铁板舷上,轻轻一推:“重剑无锋,大巧不工。”

    “——”

    几乎没有发出任何金属激烈暴力错位摩擦的声音。

    锈迹斑驳的小船,舷边焊接棱角的铁板。

    直接被这把短剑,切出了一条两厘米厚度的细长铁条。

    露出如同镜面抛光的银亮色断面。

    看得周倩,江黛儿和韩悦,有些发愣。

    “赔钱!”

    李老赖心疼的一声大吼。

    “这么锋利!”

    作为男人,除了爱好‘女’以外。

    车子,刀具,枪械,历来是男人恒久远的心爱大玩具。

    看到这一幕的韩悦,心动的对杜奕说道:“出个价,我要了!”

    他的藏室里面,就收集了很多的世界‘名刀名剑’。

    “韩少你别和我争,你拿着就是挂在墙壁上的装饰。而我,则可以杀人。”

    为了得到这把短剑,徐冬青已经不要脸的开始了语言威吓。

    “切,你以为自己在美利坚啊?杀人,你学局长杀猪吧!得了,我不和你争,我们文明人,从不打打杀杀。”

    ‘文明人’韩悦对这把剑的定义是,‘很锋利,用来放在藏室提高逼格,也可以拿到院子里砍树练手的好玩具’。

    当然比不上徐冬青赋予的定义。

    选择退出。

    “三十万,我要了。不够的话,我还可以加一点。”

    徐冬青手指温柔的抚摸着短剑的剑身,就像一个老白嫖,在趁机占杜奕养得姑娘的便宜。

    开出了他自认为杜奕难以拒绝,势在必得的价码。

    “千金不卖。”

    杜奕断然拒绝。

    “千金,你知道现在金价是多少?”

    韩悦从徐冬青的手里拿过短剑,装模作样的用中指弹了一下剑身。

    ““雪明炭铁和奥氏体铸铁的锻打叠加,有点类似于乌兹钢的铸造工艺。现代工艺仿造的吧,还千金不卖,你知道削铁如泥的现代龙泉剑,一把才几万?”

    韩悦随手把短剑丢向杜奕。

    一道乌亮色的疾光,箭一般的射向杜奕的右腿。

    “卧槽你麻~”

    骇得杜奕身体一紧。

    “韩悦!”

    把周倩也吓得失色。

    “咚!”

    一道震响。

    这把短剑直接扎穿了杜奕小腿附近的薄铁板,固定在那里。

    “嗡~”

    贴着腿肚子和屁股的船铁板,发出嗡嗡的颤音。

    “韩悦!”

    可把周倩吓气得不轻。

    “没事儿,我跟着老徐练了两三年,真要把他的腿扎穿了,这说明老徐教的也太烂了。呵呵,确实锋利,千金是开玩笑,三十万我感觉有点少。”

    韩悦朝着徐冬青贱笑着,轻描淡写。

    “你麻~”

    徐冬青直接张嘴笑骂。

    然后很诚恳的对杜奕说道:“这把短剑放在你手里,也不过是一个砍柴的工具,一把锋利的砍柴刀才几个钱。一口价,——”

    徐冬青确实看上了这把短剑,咬了咬牙说道:“五十万!下次过来我给你带一把打造的动车弹簧钢砍刀,绝对比这砍柴顺手。”

    “韩悦,以后请不要来了。”

    周倩的呼吸在韩悦朝着杜奕的腿部甩出去那一刀以后,一直急促的停不下来,白嫩的俏脸染满了粉红。

    偏头望着十八里溪的进溪口,声音冷淡。

    “啥?”

    韩悦不解的看着周倩,不明白她为什么突然这么生气。

    “滋~”

    杜奕握住剑柄,把短剑缓缓拔了出来。

    就着阳光看到剑刃和剑身没有任何划痕,心里的肆虐怒气,才算是稍稍减轻。

    他把短剑递给李二苟。

    强忍着心里的火焰,望都不望韩悦,徐冬青一眼。

    闭目养神。

    大腿处还是有些簌簌发抖。

    “你麻!孙子,等着,非有一天揍得你亲妈都认不出来。”

    “好,有个性。”

    徐冬青虽然喜欢这把短剑,可他也不是一个蛮不讲理巧取豪夺的人。

    看到杜奕不愿意,也只好遗憾的长叹一声。

    “倩倩,你啥意思,我怎么了?”

    韩悦还是不解的逮着不看他,而是望着湖光山水的周倩问。

    “韩悦,作为同学,你有你的事业,我有我的理想。不要再浪费时间了。”

    善良的周倩,很少用这么冷淡的声音说道:“注定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无论世界观还是人生观,我在小池塘呆久了也呆惯了,不习惯你们世界的汪洋大海。”

    “那我就来小池塘住一辈子。”

    韩悦毫不妥协。

    周倩因为刚才的惊吓,有些疲惫,不再说话。

    “哗啦啦~”

    在奔淌的溪流里,一叶小船蜿蜒随水而走。

    左侧山脉线的上部,开满了火红色的映山红。

    在溪口外的长店河水域,锚停着一艘千万级(价格)的豪华游艇。

    可以远看到,有两三个人站在顶层甲板。

    “老姐怎么来了?”

    放下望远镜的韩悦的脸色,顿时有点难看。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9 http://qdc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