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捡到一片荒山野岭

捡到一片荒山野岭

第五十七章 平凡人的最后一夜

作者: 西瓜是水果

    杜奕在草丛里躺了一二十分钟,直到那种深入骨髓的寒冷感消失,才慢慢从草丛里面站起来。

    僵硬的走了大约半里路,回到院子。

    在进入院子之前,杜奕看了一眼院子前面那簇灌木林。

    不过满地的鸟粪,打消了他赤脚过去查看的念头。

    回到院子,就看到他的褂子裤子内裤鞋子,还有那株拔起来的茶树,都堆在一起。

    那个掉落在地上的手电,居然还亮着。

    杜奕没有耽搁,穿上衣服,拿着手电远远照了一下东厢房的通风口,芦苇没断。

    他走上台阶,随手去拔插在石缝上面的短剑。

    手呆住了。

    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瞬间笼罩住了他。

    “有人来过,拿走了短剑!”

    “是谁?”

    杜奕心悸的反身快跑到门楼,“滋~”的抽出了挂在石缝的砍柴刀。

    磨得光滑的刀身,在手电筒的散射下,泛着雪亮的寒芒。

    然后,

    杜奕点燃了堂屋,西厢的煤油灯。

    院外厨房的火塘。

    一通大搜索。

    左手砍柴刀右手手电筒,里里外外,甚至搭着梯子照了西边李二苟的院子,紧闭的门窗。

    均是一无所获。

    杜奕有跑出院子,在手电筒的光柱里,看到李老赖的小船静静漂浮在星辰倒映的码头水面。

    难道——?

    杜奕突然有了一种很荒诞的想法。

    他拿着手电,砍柴刀。

    顺着湖岸,朝着西边走去。

    那条花蟒的强大威压,使得湖边一路沙滩,没有看到一条毒蛇盘踞。

    很快,杜奕就来到了掉下来的那处地方。

    手电筒扫射着草丛,忐忑的慢慢寻找。

    几乎每费什么力气,他就在距离那一片压着的草丛不远,大约两米的一处茂密草丛里,找到了那把短剑。

    不过一尺二长三指宽,剑身很薄的短剑,整个都插进了沙土里面。

    只露出剑柄。

    “我~,你丫的也去一时游了哈?”

    看得杜奕惊奇的无语,同时心里面有了一种‘其实可以无穷反复挣钱’的猥琐好主意。

    ——

    不久,心情复杂的杜奕重新回到小院,进入西厢房。

    打开了玉扳指的内视状态。

    一株连根到断叶,大约有一扎长(10cm)的碧绿小草。

    静静的悬浮在火红的岩浆树断稍的旁边。

    那枚摘下来的火浆果,原本红樱桃一般的饱满光泽,也有了一些微微的失色。

    杜奕集中精力,仔细的观察那株断草。

    有着六根纤细的像虾须一样的圆柱形草叶,碧绿的叶片上面,有着几缕淡紫色的纹络。

    “一株残缺的鳌须草,效用一倍于普通的虾须草。

    少年,恭喜了你,终于有资格去触摸一个神奇的世界。——当然,以你的资质,也就只限于摸一摸门。

    跪舔而已。

    首先,要摒弃你那无知的世界观。

    一群愚蠢的蜉蝣,却自称看懂了整个宇宙的秘密,——(省略三千字)

    你想炒茶,你想减肥,你想发展农业经济,你想草——(省略一千字)

    然而,

    你现在一切的困惑和瓶颈,就在于你没有‘气感’,也看不到‘气感’的差流。

    当然,

    现在的难题迎刃而解,开始你狂炫酷霸拽的表演吧!

    嘻嘻,对于千万年漫长而无聊的搜寻中,我不介意这一任陪你玩玩,一直等到你老死也无所谓。

    就算你能活到极限的一百二,也就是还有一晃就到的九十三年。

    打个盹的时间都不算。

    因为我对你这个废物,从来就没有抱有希望。

    去吧,

    把一个个清纯的少女,变成放浪的大波浪。

    把一个个二代的脑袋,踩进屎坑。

    反正和混吃等死也没两样。

    至于为什么是四拳,而不是一拳。

    因为我高兴。

    爹高兴!

    以后怎么打,几拳,也是老子高兴。

    少年,难道你不觉得在低劣灵液的拳击渗透下,你越来越壮了么?

    想要把一个个清纯少女变成大波浪,你就得那个很强。

    就得把你的掏耳勺——(省略五百字)

    嘎嘎,我迫不及待的想看你的表演了。

    再说一遍,

    老子不是系统,老子不是系统。

    老子系统你妹儿,老子系统你一脸!

    至于老子是谁,

    嘎嘎,老子不是说了。

    老子是你爹!”

    杜奕退出玉扳指的视界,无语的怒骂一句‘你麻匹’。

    毫无疑问,碰到了一个无良的系统,或者是什么玩意儿。

    ——

    从今天起,做一个快乐的人。

    打水,洗瓷锅

    升火,煮沸,放凉。

    三十六点灵泉,鳌须草。

    溶解。

    满饮,干了这三大碗翔。——

    不久,腹部剧痛翻涌。

    “噗呲噗呲噗呲噗呲——”

    杜奕刚刚奔出门外,裤子都没来得及脱,就脸色惨白的一泻千里。

    臭气熏天。

    ——

    杜奕病了。

    在这场‘病’来之前,他有过很多的想法。

    比如四曲老茶节,炒出高质量的灵茶,对树莓的研究,开荒种地,——

    各种技法,各种眩。

    结果三碗干下去,让他一连大泻了三天。

    而且似乎还看不到停止的迹象。

    不是那剩下的凉茶,每天几碗的灌,这霸道的鳌须草药汤,能值接把他抽成骷髅。

    3月24号,星期五,夜。

    漫天星辰,无月。

    杜奕光着身体,只在肚子上面搭了一块薄毛毯,坐在下面开洞的椅子上面。

    这三天下来,杜奕不止瘦了二十斤。

    清风徐来,水波不兴。

    对面二曲码头,一道雪亮的手电筒的光芒扫射过来。

    杜奕知道那是下午放学过来送药的周倩,在告诉他平安到达二曲。

    正所谓久拉不知己臭。

    然而赶也赶不走,每天都过来帮着做饭,照看,炖着山药的周倩。

    确实让杜奕脸红羞愧又内疚感动。

    “噗~”

    这会儿下面又开始飙了,杜奕失神的望着满湖星辰。

    “特么的真是没完没了!”

    这三天以来,他早已清晰的感觉到了那种气感。

    然而当他一想进行那幅血脉线的运行,就像是光身冲进了长满铁荆棘的逼仄狭路。

    疼得他浑身颤抖,气感全散。

    而假如不对在他体内肆虐的鳌须草药液进行归拢吸收,那么这种体内灵药风暴,将会一直的泻下去。

    直到泻成人干。

    “哥,这是啥?”

    一直等到瓷锅里面熬煮的浓汁完全凝固,变成了一团果冻一样,红得烫手的凝冻物。

    李二苟才端着瓷锅走到湖边。

    “好东西,你想吃,以后给你来一点。”

    杜奕感觉李二苟的血管应该不会像自己,里面堆积的全是沉淀,可真想吃给他弄一点满足一下好奇心,也应该没啥。

    只是不知道这一粒能不能清理出自己布满块垒的血管,让自己能够运行那种气感。

    “佛祖保佑!”

    杜奕捻起,软软的烫烫的。

    放进口里。

    入口即化,如同一股炙热的岩浆,顺着食道奔淌。

    “嗯,嗯。”

    看着这红滴滴果冻一样的玩意儿,李二苟就嘴馋,连连点头。

    “吼~”

    就震惊的看到,杜奕瞬间全身热汗化作水蒸气。

    嘴里吐出一道近两米长的火焰流。

    仰天喷火长啸。

    吓得李二苟大脸变色,后悔死了答应要吃这玩意儿。

    不知过了多久,

    杜奕慢慢的站了起来,

    伸出手,

    一粒液滴在手心浮动,倒映着整个星空。

    看得李二苟直发愣:“哥,你还会喷火魔术,这是啥魔术?”

    “啵~”

    炸碎,

    在无可看到的视界里,灵力差从高往地处流动,很快笼罩住这三四十公顷的山丘林地。

    虽然稀薄到了极致。

    却也是另一个ax坐标系里,所独具的核心高等特性物质,第一次在这片星域,有控制性的存留。

    “这样才对!”

    杜奕满意的收回手,——以前的各种跌跌撞撞的探索,都是暴殄天物的渣滓。

    “李庆之。”

    “啊,哥,那玩意儿我可不吃!”

    李二苟垮着脸。

    “哥带你飞!”

    这是杜奕平凡人的最后一夜。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9 http://qdc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