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捡到一片荒山野岭

捡到一片荒山野岭

第五十九章 师者和有教无类

作者: 西瓜是水果

“叮咚叮咚,叮咚叮咚~”

    “爸~,爸~,快开门!”

    听到门铃和女儿的喊声,正在厨房忙碌的周木森,放下了手里的菜刀。

    “咯吱~”

    他拉开老旧的防盗门,一边埋怨:“自己不是有钥匙,怎么不等结果出来就这么急着——”

    突然住口。

    发愣的看着女儿身后,站着的一个高大胖青年。

    在对上眼睛的一瞬间,那种熟悉的感觉,让周木森立刻就知道了眼前这个青年是谁。

    “杜奕!”

    “周老师。”

    杜奕看着周木森。

    十年没见,这个当年有点帅,有点书生意气指点方遒四十出头的老男人,已经白了一半的头发。

    脸上有着很深的皱纹。

    穿着居家的T恤短裤,左小腿上面缠着厚厚的纱布,上面布满了膏药凝固的痕迹。

    杜奕不禁心里一酸:“周老师,你的腿——”

    “被狗咬了一口而已,不死也不瘸。不过那条藏獒的咬合力可不一般,差点扯下来我一大块肉,不过幸好,也就是十天半个月的事儿。”

    周木森布满皱纹的脸上,笑了出来:“赶紧进屋,我买了一只老母鸡,还没开始下锅炖。”

    ——

    老母鸡炖好,已经是下午一点。

    等周倩热气腾腾的一大钵子端上桌的时候,杜奕和周木森已经干掉了一瓶白酒。

    打开了第二瓶。

    “你俩少喝点。”

    周倩先给老爸盛了一碗鸡汤,然后又给杜奕盛了一碗:“你们趁热喝,解酒。”

    “老师,走一个!喝鸡汤。”

    喝得有些晕乎的杜奕,给周木森倒满一小盅,举起自己的酒杯。

    “那就走一个,喝鸡汤。”

    “叮!”

    杜奕和周木森,仰着脖子一饮而尽。

    掂起酒瓶,给周木森和自己的满上。

    老母鸡炖香菇鲜香可口微烫,杜奕和周木森畅快了喝了一大碗。

    杜奕给周木森递一支红双喜,没注意周倩的白眼。

    ‘咔’

    给老师点燃。

    “不打算出去了?”

    “至少暂时不出去了。”

    “这样也很好,只要你自己喜欢。人么这一辈子,活着,其实,”

    周木森想了想说道:“就是责任和理想。金钱,权力,作威作福达济天下长命百岁其实都是一个屁!”

    “一口闷!”

    周木森举起酒杯。

    “叮!”

    “要是在四天前,你说不再出去了,我会非常生气。我会问你既然转了一圈还是回来,蹲在大山沟里务农,那你这些年这么苦,学这么些知识有什么用?

    我这一辈子,为了责任,——就是她娘儿仨,低头认输赔笑求饶,甚至下跪,我都做过,可一辈子没做过一件昧着良心的事情。

    以前她娘要到山外去,闹离婚,可我怎么也放不下你们这些好学生。

    希望你们能多走出去一些,告别贫穷,看看外面的世界。

    所以对于差学生,我不是棍子,就是把他们放在最后一排,甚至让他们回去停课反省,很多就是这样直接不上了。

    可我却认为没什么,因为这样我就更有精力用在你们这些我看来有前途的学生身上。

    那天晚上,孙兴,李二毛,郑雷,

    这些都是我教过的学生啊。

    他们说,”

    周木森拿下来眼镜,随手扯了一张餐巾纸擦拭着起了雾的镜片。

    “周老师,好多年没听你的课了。

    我还被你教了两年,可被你打了不少的手心。

    脸红啊!

    这就是我当年教过的学生。

    我周木森的学生。

    我听出来了,他们对我只有恨和嘲讽,如果我拿着刀子走向他们,他们会毫不犹豫甚至快意的把我,这个当年他们的老师往死里打。

    羞愧啊!

    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

    子曰:有教无类。

    我这些年真是白活了,只想着授业解惑给好学生。

    忘了作为一名人民教师的本质使命。

    忘了最基本的传道两字。

    忘了学习差的学生,调皮捣蛋的学生,也是我周木森的学生。

    是我的责任。”

    “叮。”

    杜奕掂起酒瓶,大手被周倩固执的紧紧握住:“你俩不能再喝了!”

    “丫头,杜奕难得的过来,让爸再喝点。”

    周木森祈求的望着女儿。

    “老师,以后我三天两头都过来,咱喝鸡汤,我下午还得买机器。”

    杜奕放下酒瓶,给周木森,周倩,一人盛了一碗鸡汤。

    “老师,我不是认为你说得错误,可也太极端。一个人最终会成为什么样的人,家庭社会学校以及他自身的情况,——

    你自己给自己灌得心灵鸡汤有点多哈。

    还有教无类!

    ——,当然,你可以稍微改变一点你的教学方式,但你不是神,一个凡人,想要干耶稣都干不了的事情,犹大不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说句难听一点的,不但狂妄,而且无用。你的自责,简直可笑而且不可理喻。

    ——胡适之不是说过‘工人好好上班,农民好好种地,学生好好读书,老师好好教课,医生好好看病’。

    做好你该做的能做的事情,比如对学生多一点的鼓励,有时间多喂几碗心灵鸡汤,就行了。

    千万别膨胀的把自己当神。”

    ——

    杜奕几人完成了采购以后,就启航回湖。

    这次由伺候了一辈子农活的李满贵出手,买了一辆53kg的四驱微耕机,大量的黄瓜西红柿甜瓜西瓜菜瓜种子和种苗。

    在拥有气感之前,杜奕考虑最多的就是怎么炒制出满意的灵茶。

    然而现在,当他掌握了爆释一滴灵液的能力以后,小型规模化的养殖方式,才开始试行。

    人的野心,总是随着能力的增长而变化的不是?

    小船到了头曲码头,已经是夕阳西下,红霞满天。

    “喳!”

    “啁啁!”

    看到杜奕一行回来,灌木林子里的老鹰和据守在临湖河柳树上的翠鸟,都是尖声鸣叫。

    除此之外,一排石屋寂静。

    没有往常鸟雀的嬉闹。

    站在院子门楼,杜奕发愣的看着东厢屋檐的通风口,那根断了的芦苇。

    他心悸的知道,那条进入地下河漩涡,消失了一个星期的花蟒,可能又回来了。

    杜奕从李二苟手里接过短剑,站在堂屋外边看了一眼东厢的屋门。

    依然被用床板和长条椅死死堵住。

    进入堂屋,趴着床板缝朝里瞄。

    在夕阳和晚霞从石屋的通风口漏进来的橘红余光里,他看到在粮仓那里,那头花蟒的头颅搭在盘旋起来的巨大蛇躯上面。

    极具视觉冲击力。

    “我~”

    杜奕无奈的怒骂一句。

    还真是阴魂不散,赖定了。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9 http://qdc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