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捡到一片荒山野岭

捡到一片荒山野岭

第七十七章 灵力点爆

作者: 西瓜是水果

    杜奕在马王岩上面站了一会儿,估摸着这一大片野茶,应该怎么移栽,才能赶上这次春采。

    在灵气状态下,即使是极限摊薄的灵力场。

    地球上只要温度适宜水分充足,植物的成活生长基本都不会有问题。

    还有那看着就不下几十甚至上百年的八月瓜藤子,野葡萄藤子,金银花藤子,树莓丛,——

    如何合理的利用起来,也都值得考虑。

    “啁啁!”

    耳朵里就听到那只老鹰鸣叫着,在不远的一处乱石堆里又啄又扯的干着什么。

    杜奕手电照过去,

    就看到一条碧绿的竹叶青,挣扎着被硬拉成一条嘣长的橡皮绳子,扯出石缝。

    锋利的鹰爪,熟练的开膛破肚。

    血淋淋的叼出一个蛇胆,仰着脖子咽了下去。

    然后双爪按着蛇尸,脑袋偏向杜奕站着的马王岩方向。

    “啁啁,啁啁!”

    杜奕听着都感觉这货,似乎是在朝着踞在马王岩的花蟒挑衅。

    “渣渣渣!”

    而在崖壁最矮的那株古野茶树上面站着的翠鸟,更是唯恐天下不乱,‘渣渣渣’的瞎起哄。

    杜奕回头看了一眼不远的花蟒。

    那在月色下,

    碧青莹亮的眸子,根本都不屑看挑衅的老鹰一眼。

    只是望着杜奕挎着的布包。

    “唳~”

    这显然让老鹰很受伤。

    不过近十来天,它除了干掉了两只想截胡它的猫头鹰,其余就靠杜奕给的火腿,以及灌木林子里面的蝎子蜈蚣青蛙甲壳虫充饥。

    新鲜水嫩的蛇肉让它顿时胃口大开,低头专心吃肉。

    “就这吧。”

    杜奕关了手电,随手放进挎包。

    低声自语。

    抬起右手,微微平举。

    掌心向上。

    下一刻,

    一滴晶莹剔透,反射着月华和星空倒影的璀璨液滴。

    静静的悬浮在他的手心上空十厘米处。

    一时间,似乎整个世界都失去了颜色。

    只余此液滴。

    “喳?!”

    “呼啦啦~,扑愣愣,扑愣愣~”

    居高临下震惊失神的翠鸟,在失声的惊叫声里,双爪颤抖得都抓不住野茶树的树枝。

    掉落进茂密的树冠里面。

    拼命的蒲扇着翅膀,飞出古野茶树。

    在银色月光下带着一抹绿芒,离弦之箭一般的直扑马王岩,杜奕右手掌心上面悬浮的那滴液滴。

    “啁啁,啁啁!”

    而老鹰嘴里的蛇肉也顿时不香了。

    蒲扇着豁豁茬茬的翅膀,在乱石堆里拼命跳跃向马王岩。

    只有花蟒还算沉得住气,不疾不徐的抬起了蟒首,朝着杜奕的右手掌探过来“滋滋~”的蛇信子。

    眼看着前面的分叉,就要触及到那滴灵液。

    “给我爆!”

    “~”

    在无声里,这滴灵液瞬间团爆成雾气状。

    高速膨胀而去。

    “~”

    “~”

    “~”

    这高浓度的灵气,在刷过花蟒,老鹰,翠鸟的身体的时候。

    三货都被刺激得打了一个惊颤,完全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

    蟒首软化的“啪”的一声,整个儿结结结实实的平盖在马王岩上。

    长长的蛇信子面瘫一样,歪斜着耷拉出嘴巴。

    离弦之箭翠鸟,失控的高速掠过杜奕的右手上空。

    “哗啦啦~”

    一头扎进一处茂密的嶙峋茶林里。

    而跳到半空的老鹰,则是浑身僵硬凝固,一屁股落下来,坐在一处细细突起的岩石上。

    “唳!”

    梗着鹰脖子,叫得痛苦。

    杜奕也不知道这鹰儿是不是点子背,被一石柱子爆了花朵?

    ——

    在进行了点爆以后,杜奕尖着鼻子感受了一下越来越稀薄的灵气场。

    按开手电筒,下了马王岩。

    翠鸟跳到杜奕的肩膀上面,“咋咋咋咋咋~”的问个不停,连乱了的羽毛都来不及梳理。

    吵得杜奕头晕。

    而那只被爆了一石柱的老鹰,则是姿势古怪的叼着没吃完的竹叶青,跟在杜奕后面三四米处,又蹦又跳拙劣的‘飞’。

    只有那条花蟒,居然没有跟过来。

    杜奕回首望去。

    只见在马王岩上,杜奕记忆里他的右手掌心上方十厘米的爆释原点。

    那条花蟒张开了血盆大口。

    那布满华丽鳞片闪烁着月光光泽的蟒身,如水一般的不断涟漪律动。

    吞吐着。

    ——

    3月28号,农历二月十六,星期三。

    “砰砰砰~”

    杜奕正睡得沉,就听到一片砸门声。

    “哥,开门,你出来看,有大鱼!”

    伴随着李二苟的惊喜大喊。

    “啥大鱼?你当自己是山匪还是扒手,这大清早的!”

    杜奕昨晚快凌晨一点才上床睡觉,这时候正瞌睡,满脸不耐烦的穿着裤头,“咯吱~”打开李满贵从二曲带来的西厢厚木板门。

    看了一眼被堵得严严实实的东厢房床板门,“咯吱~”,打开了也是李满贵弄得厚木板堂屋门。

    就唬了一跳的看到满脸兴奋的二苟,双手抓着鱼鳃,提着一条三四十斤,一米半长的湖鲢,站在门前。

    “真是知恩图报啊,”

    杜奕不禁意外感慨。

    “扑愣愣!”

    “蒲扇,蒲扇!”

    “喳喳!”

    “啁啁!”

    李二苟的大吼,也惊动了在院子外面的灌木林子里和大树上,盘踞的老鹰和翠鸟。

    一个飞到门楼的瓦沿上,

    一个吃力的蒲扇到院墙上面。

    看热闹。

    杜奕继续说道:“不像这两货,拿脸当钱使!”

    “渣渣!”

    “嗖——”

    那只翠鸟振翅离弦飞走。

    “哟,伤自尊了?那有种就别来了。二苟,喊满贵叔过来,咱仨今早的早饭就是在院子里露天席地烤鱼吃,中午炖鱼头豆腐,嗯,晚上吧,晚上炖鱼头豆腐汤喝。”

    “好咧!哥,鸟,回来了,叼着啥,蛇?”

    在杜奕和李二苟的惊诧里,那只飞鸟前后用了还不到半分钟的时间,就飞了回来。

    “噗~”

    把一个长条丢在杜奕的脚边,不断的弹跳着。

    吓得杜奕连忙躲开。

    才看清楚是一条一斤多重的大黄鳝。

    “渣渣!”

    翠鸟踞在门楼瓦沿上傲然。

    “啁啁,啁啁!”

    “咋咋咋?”

    “啁啁,啁啁!”

    “喳!”在老鹰和翠鸟的对话声里,翠鸟再次振翅飞离。

    “哥,你咋正能哩?”

    李二苟望望手里的大鱼,望望还在地上蹦弹的黄鳝。

    一脸崇拜的望着杜奕。

    “也没啥,就是喂喂凉茶。”

    被这两鸟一蛇搞得发烦的杜奕,不禁心里一动,计上眉梢。

    “哥,那以后我喂好不?”

    李二苟连忙哀求。

    “要喂蟒蛇你也得喂。”

    杜奕讲条件。

    李二苟脸色发白的一阵天人挣扎:“哥,你得给它说别咬我。”

    “行,今晚我在边上看着你喂,不过量可不能错了,那可是能喝死鸟的。”

    “知道了知道了!”

    李二苟不禁想着以后自己带着一蛇两鸟,在灵龙湖四曲四野逍遥的场面。

    激动得两眼放光。

    “喳!”

    这时候,随着一声鸟鸣。

    一只一斤多重的野生湖鳖,被翠鸟从空中投了下来。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9 http://qdc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