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捡到一片荒山野岭

捡到一片荒山野岭

第七十八章 拿钱买名

作者: 西瓜是水果

    “哥,神咧!”

    李二苟瞪圆了眼珠子,朝着杜奕直嚷嚷:“这咱以后是要顿顿大鱼大肉,有好得吃了?”

    “可以么,能伸能屈,有前途!”

    杜奕惊讶的看着站在院墙上面的半秃子老鹰,感觉这货简直不要这么能。

    “渣渣渣!”

    而丢了一斤多重的野生老鳖以后,翠鸟先是得意的围着杜奕,李二苟飞一圈儿。

    然后直接飞到了东厢房屋檐下的通风口,朝着里面叫着挑衅。

    活脱脱一个愣头青。

    “别羡慕了,喂半个月你就是它们心里的亲爸爸。喊满贵叔过来,咱们到院子外面支架子搞烧烤,我去湖边剖鱼。”

    杜奕先把黄鳝和老鳖捉起来,放到改回了厨房门的厨房里面的两个木桶里面养着。

    拿着一把锋利的剖鱼刀,走出来。

    从李二苟手里接过沉甸甸还活着的胖头鱼。

    “好,哥,我这就喊。”

    李二苟直接跑到了西院墙的梯子前,上了梯子,跳了过去。

    “爹,别睡了,烤鱼吃!”

    在那边大喊。

    “汪汪汪~”

    “汪汪~”

    “鹅鹅鹅~”

    “嘎嘎,嘎嘎~”

    惊得那边院子里的虎子,小黑,鸡鸭鹅一阵欢腾。

    杜奕这才注意到,原来也是李满贵新装的院门,是从里面插着的。

    这货根本就是翻墙进来的。

    这时候的杜奕和李二苟,都很得意。

    一个为自己聪明,解决了如影随形的烦恼;一个为自己运气,就要养三个拉风的跟班小伙伴儿。

    却并不明白,

    在昨夜,花蟒老鹰翠鸟,见到了那一滴致命诱惑而璀璨的液滴以后。

    凉茶就变成了它们现在的干粮,

    那种液滴,才是它们对未来的远大理想。

    ——

    在淡淡的晨雾里,杜奕麻溜的清理干净了这条湖鱼。

    他特地还把鱼肠子鱼鳃之类的留在浅水边,算是给在一边河柳树上监视的翠鸟和灌木林子小松树上的老鹰,留一点吃得。

    结果显示,杜奕明显是自作多情了。

    这两鸟比他想的要骄傲一点。

    有了蛇肉的老鹰,更喜欢吃哪种带挑战性的陆生动物。

    最好还是带毒的,会还手的。

    而捉小鱼吃如闲庭信步的翠鸟,更不可能吃花蟒送给杜奕,杜奕又丢给它的垃圾。

    杜奕清理好了湖鱼,回到院子外边。

    李满贵已经架好了铁架子,下面点燃了熊熊篝火。

    其实作为一名正统的湖曲山民,李满贵对这种烤法很不感冒。

    他更喜欢煎炸鱼块,腌鱼,风干鱼,烟熏鱼,大锅炖。

    不过出于对干儿子的喜欢。

    麻溜的穿鱼,烧烤,刷油盐辣椒面花椒孜然,——

    一脸乐意的似乎比李二苟还喜欢。

    “嘟嘟嘟~”

    鱼还没烤熟,就听到西边传来一片马达声。

    不久,三人就看到李老赖一个人驾驶着小船,行驶了过来。

    ——

    今天早晨,二曲没有人出湖,湖外也没有给村部提前打电话,说是有人要进湖。

    昨天去山城的周倩,赵青和,郁巧,回了电话,市剧团原则上同意而且非常欢迎,要请三人晚上吃一顿。

    不过希望周倩他们能以着灵龙镇的名义,走送戏下乡这个途径。

    这样一来,灵龙湖甚至不需要出钱给剧团,只是负责住宿吃饭搭建戏台就行了。

    这显然是一个好消息。

    李劲松叮嘱完赵青和,又给镇上的任镇长,姚书记分别打了一个电话。

    百岁老寿星,又是为国家流血战斗过的英雄,要做得又是丰富人民生活,发展农业旅游经济的好事儿。

    任山甫和姚芊自然是举双手赞成,表示明天就碰头安排这事儿。

    所以今天一天没事儿的李老赖,大清早就迫不及待的驾驶着小船来到头曲。

    想看看杜奕今早这个电话打还是不打,二曲他是来还是不来。

    为了这事儿,他昨晚可跟孙老四铮铮的钢上了。

    孙老四一群人说得是杜奕不会打这个电话,而李老赖其实在心里面,也认为杜奕不会打这个电话。

    然而本着对头赞同的就绝对是我反对的铁硬原则。

    李老赖昨晚和孙老四钢得脸红脖子粗,打了四条黄鹤楼的大赌注。

    别说四条一条一百七八十的黄鹤楼,就是一条二十五的散花,要是输了都能让李老赖心疼死。

    不然当年也不会为了两顿饭,给杜奕取了‘全村吃饭’这个带着恶意和调笑的外号。

    而且这场输赢,还牵扯到更要命的面子问题。

    所以昨晚李老赖就扯了一个谎,说是周倩让带点私人的东西回曲里,大清早的急冲冲过来找杜奕。

    ——

    二曲村,临湖。

    孙老四,刘国兴,孙嗣成,赵五昌,四个老头子站在湖边的一处小树林边,举着孙老四的望远镜,看着李老赖驾驶着小船泊在头曲小码头。

    然后走向了杜奕家的那个院子。

    因为杜奕几家门口,湖边,长着两排大树。

    而且杜奕院门外边临湖的那一大片,近三百平米的灌木林子,没有被李满贵砍掉烧掉。

    高的三米多,矮的也有一米多的灌木藤蔓草丛。

    严严实实的堵住了孙老四几人的望远镜视线。

    “这小兔崽子,留着这片林子生蛋啊?”

    孙嗣成愤愤的骂着。

    因为昨晚孙老四已经表态,赢了的黄鹤楼,他只拿一条。

    “这小子有钱了,心虚怕别人盯着他。还有那条蟒蛇,怎么之前从来没听说过?我猜一定是他在城里养得,带回来看家护院,说谎说这蛇是曲里的野蛇。”

    小诸葛老头刘国兴,头发白完,一副神机妙算的模样。

    “吓,他城里这么有钱还能回来受苦?我看也就是挣了几个钱,顶天十万二十万,骚不过,为了脸子打肿脸充胖子。”

    孙嗣成不服气。

    “要真是这样,你这条烟就别想了。”

    “何解?”

    “你想想,要是杜奕这坏娃子是充胖子,那闹离婚的孙凤,他还能不打这个电话,骗个女人给他生娃娃?二婚的女人就掉价了,结婚彩礼指不定像上次没成的那样,都省了。”

    听了刘国兴的话,孙嗣成的脸色顿时不好看起来。

    但是却觉得小诸葛的话,说得确实很有道理。

    “别担心,能一把拿出十万丢水里不变色,养一条蟒蛇的人,绝对有钱。所以我打包票,坏娃不会打这个电话,要是平常村里的邻居我不敢说,可别忘了,于凤筠可是被贺黎红给活活气死的!”

    刘国兴的话,听得孙老四,孙嗣成,赵五昌,直点头。

    而作为打赌的人,孙老四知道更多的东西。

    比如他儿子的电话,‘没事儿别惹杜奕那个小鳖孙’。

    老龙头南边,正在架设的电线杆电话线。

    明白这个杜奕不可貌相。

    儿子孙子被打,孙老四心里恨得半死,却没有一点办法。

    所以他只能通过这个打赌,恶心一下这一段时间和杜奕走得太近的李老赖。

    “有钱他为啥回来,臊得慌?”

    赵五昌还是有疑问。

    “这还不明白,惹了不能惹,惹不起的人,逃回来避难呗。”

    刘国兴脸色幽幽,满脸神秘的说道:“不然他要单独住头曲,养蛇养狗护院,门前留一大片灌木林子遮挡视线,才回来没几天就急着拿钱买名声?”

    “原来如此,我说他钱多骚不过!”

    孙嗣成,赵五昌连连点头。

    而孙老四则是一脸的兴奋,觉得可以把这个消息悄悄告诉儿子,‘借刀杀人!’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9 http://qdc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