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捡到一片荒山野岭

捡到一片荒山野岭

第八十三章 不要倚老卖老

作者: 西瓜是水果

    杜奕手持粪瓢,面无表情的看着前面这一群失色的男女。

    对方除了失去战斗力的一男两女,还有两个老头,两个老太婆,三个妇女,三个壮汉和两个流里流气的小青年。

    手里掂着之粗竹棍硬木棒。

    然而面对着杜奕这恐怖的‘屎攻’,巩雅瑜,巩少芳,屈存福,那满头满脸满嘴屎尿蛆虫卫生纸卫生巾的惨烈模样。

    杜奕一瓢一粪桶在手,硬是吓得这群男女不敢近身。

    “哥。”

    这一连串的疾速变故,也惊呆了李二苟,李满贵,李老赖几人。

    这时候才反应过来。

    不过只有李二苟和李满贵冲了出来,而李老赖则是在圈外的花池子边,看着那一大堆的衣服。

    “我说哥们儿,你是哪根葱冒出来装大象,知道那是谁不?”

    一个全身穿得花里胡哨,染着黄毛的病痨鬼,朝着正在水池子里面冲洗脑袋的巩雅瑜,巩少芳方向努努嘴:“胡兵的女人,你等着胡老大给你腚儿开杠吧!”

    “胡兵的女人?”

    杜奕有些意外的望了那个正在水池子冲洗,不到三十的年轻女人一眼。

    正撅着身体趴在水池子边,开着最大的水龙头冲洗脑袋,湿漉漉的衣服勾勒出美好的小腰,满月和大长腿。

    也是一个漂亮女人。

    不过杜奕随即释然,这群孙子要是没有一点愚昧的家族抱团陋习,能这么狂。

    今天别说胡兵的女人,就是胡兵过来,也灌他喝汤!

    “哪个大腿没加紧,把你个小畜生给漏出来了,都给我上,呃——啊!呃,呃,啊——”

    巩玉菊看祭出胡兵的名号,这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小贱人的姘头就‘瓤’(软)了。

    顿时嚣张气焰再起,嘴里叫骂着高高举起了手里的擀面杖。

    就被杜奕满舀了一瓢粪水,隔着七八米的距离。

    黄汤化作一道优美的弧线,稳准狠的浇了巩玉菊一脸屎尿。

    杜奕这一手隔着七八米远的精准‘粪击’,顿时镇住了所有人,本来已经够大的圈子再次扩张。

    “你,你,你~”

    脸色惨白手指颤抖的贺旺财,颤声指着杜奕。

    就看到杜奕再次慢条斯理的舀起一瓢黄汤。

    这时候,整个镇医院人山人海,包括门诊住院部门的各个楼层窗户,探出了无数的脑袋,一个个又惊又笑的举着手机狂拍小视频。

    “你个瓜儿子!”

    看到杜奕舀出来还在淅沥的满瓢稀粪,贺旺财当然知道这一瓢是给谁准备的。

    变色的大骂一句撑门面,转身就朝着住院部跑去。

    住院部的一楼后门可以通镇医院的南门。

    “想跑。”

    杜奕冷笑一声,拿瓢的右手腕轻轻一抖。

    满瓢黄汤飞出粪瓢,划过一道近十四五米的距离,如同一条黄龙,滴水不漏的盖住了贺旺财的后脑勺。

    炸起一朵恶臭的黄花。

    “啊!”

    还好不是在脸上,所以贺旺财视线完好,一刻不敢停留的直冲镇医院住院部小楼而去。

    “哄~”

    围观的医生护士患者看热闹的人群,立刻远远的让出一个口子,生怕屎尿溅在身上。

    贺旺财绝尘而起,留下一路黄稀屎。

    杜奕再次满舀一瓢。

    “跑呀!”

    贺家巩家剩下的一群男女,顿时做鸟兽散,纷纷朝着住院部那边的南门逃去。

    只剩下看得发傻的贺小宝。

    还有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太婆,还强硬的站在地上,拿着拐杖大骂:“你个挨千刀杀的野汉子,你俩一对老时候都该浸猪笼的野狗娼妇,——生儿子没**的杂种,——”

    看到杜奕端着一瓢稀粪,一对三角眼恶狠狠的瞪着杜奕,也毫不住嘴。

    “她是哪个老不死的瘟神?”

    杜奕望向还在原地发愣的孙凤。

    “你,你——,你管这事情干什么!”

    孙凤显然早已认出了杜奕,心里甜蜜,却又急得气得直跺脚。

    “你们俩个该下地狱的——”

    老太婆一听,这俩人果然有事儿。

    就气得举着拐杖,用尽全身力气,朝孙凤的头上狠狠砸去。

    孙凤睁着眼睛,平静而带着欣喜的望着杜奕。

    躲都不躲,等着拐杖砸来。

    这时候在她的心里很明显,最好这一拐杖能打死自己,才能减掉自己给杜奕带来的麻烦。

    “哟!”

    “吓!”

    “快躲!”

    人群一片大喊。

    “真是一个傻丫头。”

    杜奕一声叹息,左手一把稳稳的抓住在半空中尖啸着的硬木镶铜龙头拐杖。

    下一秒,捏开了这个老恶婆的嘴巴。

    “遭瘟的,我,七十,呜呜~”

    杜奕很贴心的满满灌了一满口。

    诚恳的告诉她:“请你不要倚老卖老。”

    同时先知先觉的把她的脸往边上轻轻一别。

    “噗呲~”

    喷出一个屎雾。

    “呃,呃,呃——”

    然后趴在地上狂吐,连着刚刚巩玉菊请客吃得牛肉羊肉喝得啤酒,一股脑吐了出来。

    于是,整个世界终于清净了。

    杜奕皱着眉头,看着还剩下大半瓢的黄汤,望向一脸惊吓的贺小包。

    “奕,”

    孙凤猛然醒悟,不能喊出杜奕的名字,连忙说道:“别灌他,小宝是个好人。”

    “姐,吓死人了,真是吓死人了!”

    贺小宝听到孙凤‘护’他,连忙躲在孙凤的后面,哭丧着脸。

    “哗~”

    隔着四五米的距离,杜奕手里的粪瓢几乎滴水不漏的丢进粪桶。

    离开孙凤四五米远。

    环视一周。

    从包里掏出一千块钱。

    “那位是清洁工?”

    “我是,我是!”

    “仲月秀你负责门诊楼,这院子可是我的地盘!”

    “呵呵,我帮你还不行?”

    “呵呵,不需要。”

    看到杜奕掏出来一叠子红鱼,在场围观的人群顿时高看杜奕一眼。

    不过想想也是,身为孙凤的姘头,没钱没势没胆气,一般人能驾驭得了这个女人?

    “你,你,呃~”

    这些年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巩雅瑜,哪里受到过这样的奇耻大辱,等到头上冲洗干净一点,两眼血红,就要吃人似的瞪着杜奕。

    结果才说出来两个字,就开始狂吐。

    “我叫杜奕,灵龙湖头曲的,记清着别忘了,朝一个女人撒气算什么能耐,有种来找我。白的黑的明的暗的,只管来,我接着。”

    杜奕淡淡的说了一句,望了孙凤一眼,就朝着镇医院大门走去。

    人群自动让开。

    这时候,众人才注意到,泼了这么多瓢的粪水,可他的手上身上,居然找不到一点的屎黄色粪迹。

    这得多牛匹!

    “哥,真是太过瘾了!”

    全程看戏都没机会动手的李二苟,激动得身体直抖。

    李满贵则是一脸愁容,不过始终没说话,只是静静的跟在杜奕和李二苟的后头。

    而花池子边的李老赖,则是双手掂着衣服鞋子,朝着住院楼走去。

    他打算从南门出去,然后到灵龙镇大酒店和杜奕这狂娃子汇合。

    杜奕走出镇医院的大门,掏出手机看了一眼。

    时间已经快到十二点。

    有两个短信。

    一个是周倩的:

    “奕哥,我们到了,306兰花苑。”

    一个是董玲玲的:

    “弟,安排好了,306兰花苑。”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9 http://qdc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