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修真小说 > 金刚不坏大寨主

金刚不坏大寨主

0782:傳鹰之子!颜盈的魅力!(求月票)

作者: 请叫我小佳佳

    对于江大力而言,只要是玩家,便都可以成为他利用的对象。

    对付玩家的手段也很简单,钱给到位也就行了。

    如果有玩家不愿为他做事,那一定就是钱还没给到位。

    钱虽然不会说话,但却比任何人说一千句话都管用很多。

    因此,当他发话悬赏一万两白银寻找神兵天怒时,第一时间就将神兵天怒锁定为了他黑风寨主江大力的任务物品,玩家们激情全都被一万两白银的巨富调动起来,纷纷行动在狼藉战场中为江大力寻找神兵天怒。

    对此,统领玩家们的守卫军将领也丝毫不敢阻拦。

    黑风煞星可是连铁胆神候朱无视都打死的人,现在明国皇宫内的高手百不存一,没有一个是黑风寨主对手,任何人敢开罪这位煞星,下场就是死路一条。

    只怕现在就算这位煞星要去皇宫后宫转一圈,玩一玩诸位贵妃嫔妃甚至皇后娘娘,也没人敢说一个不字。

    做山匪能做到这位这等境界高度,已算是一个传奇了,日后诸多诸侯国的史书记载中,必然也会留有其名。

    趁着玩家们寻找神兵天怒时。

    江大力也主动找到了之前庭院内被朱无视所杀的明国皇上。

    亲自验尸确定了此人的确是明国皇上后,江大力心中一些疑虑稍减,却滋生出了更多的疑虑。

    他当即主动吩咐禁军统领以及大内侍卫魏子云等人,嘱咐这些警惕紧张的统领召集人手,将明国皇上以及朱无视的尸首整理收棺下殮,准备在新皇登基之前择个黄道吉日下葬。

    他给出的建议下葬地点,还是独龙阜下。

    发地多奇岭,千云非一状。

    独龙阜该山北依钟山主峰,耸峙傲立,泉壑幽深,云霭山色,朝夕多变,故被昔日的大明开国皇帝选作皇室埋骨的风水宝地。

    明国皇上和朱无视下葬于此处,也算是归宿。

    此举,也不过是他对死者保持的尊敬,却缓和了些紧张的氛围,赢得了这些禁军的尊敬。

    无论生前是敌人还是朋友,死后所有恩怨情仇,都随之烟消云散,死者为大的道理,江大力还是非常赞同的。

    “没想到,皇宫中居然还有一位这样的高人。”

    见江大力处理完收拾战场的后续,聂人王走来,和江大力一起伫立在池榭景点前,并肩立着,默默看着桥下潺潺的流水,仿佛仔细感应着什么皱眉道。

    江大力神色一动,眉心祖窍内的阴阳二神掠出,散发雷火气息默默感应,颔首嘴角渐渐掀起一丝淡笑道,“明国毕竟在诸侯国中也是一个大国,人口众多,疆土辽阔,有些高人也是很正常。

    不过根据我调查到的消息,明国皇帝身旁一直是鬼王虚若无以及净念禅宗的一干和尚假冒的太监守护,其次才是慈航静斋的那帮婆娘。

    但这次铁胆神候朱无视出手,轻松就杀死了明国皇上,却并未看到鬼王虚若无和净念禅宗等和尚的身影,这里面透着很多古怪啊。

    而眼下这一位,我之前来过明国皇宫数次都未曾感应到,还以为其存在只是传说,没想到现在他出现了。这真是有意思。”

    “他是谁?”

    东方不败身影婢婷地轻移而来,目露奇异之色道。

    祂并未感应到有任何高手存在的气息及精神,终究还是在阴阳二神的成就方面差了二人一筹。

    但祂知道,江大力不会无的放矢,这种感应,是一种难以解释的感觉,极端微妙难言,捕捉到了就是捕捉到了,没有捕捉到很难理解。

    江大力回头看向东方不败,笑道:“昔日傳鹰大侠的儿子。如今明国江湖中少有人知晓却名震四方的活佛鹰缘。”

    少有人知晓与名震四方这两个词用来形容同一个人,这本是极为矛盾的。

    有什么人的名字是少有人知晓,却又名震四方呢?

    活佛鹰缘的确就是这样一个人。

    只凭他是傳鹰的儿子,带着这个古今无双的绝代人物血缘这一点上,就能令人对其首先另眼相看。

    少有人知晓是因为能知道这个人的,都是江湖中顶尖的高手或者最权贵的那一小撮人。

    名震四方是因为但凡知道活佛鹰缘的,都知晓其厉害,甚至猜测其实力已深湛到超越其父傳鹰年轻之时,曾一度令魔师庞斑都对之忌惮而产生浓厚兴趣。

    这样一个人此刻就在明国皇宫内,或者说,他一直都在皇宫内,只是曾经无人注意到他的存在。

    想到这样一个人,纵然江大力也不禁心头一热,起念想去见上一见,哪怕不能从对方那里得到什么,但若是能一睹其手中的鹰刀,兴许也能从鹰刀内捕捉到由傳鹰昔日打入烙印的《战神图录》无上宝典的些许奥秘。

    “既然你们都感应到了这个人的存在,那么想来他的神意力量是真的极强,他的实力也必然很强。”东方不败沉吟道。

    江大力摇头,回忆上一世所知悉的一些讯息,道,“鹰缘在十八岁之前会得一身盖世武功,但在他十八岁时,其父亲的鹰刀却突然出现在布达拉宫的大殿内。

    那时,宫内正举行鹰缘正式登上活佛宝位的大典。没有人知道鹰刀是从何而来的。

    但从那天起,鹰缘就将一身盖世武功彻底忘记,变成一个完全不懂武功的人,任其他人怎样测试,亦探测不出他体内有丝毫真气,也是由那天起,鹰缘成了西藏最受尊敬的活佛。”

    说到这里,江大力又不由想到了朱无视,摇摇头感慨道,“其实禅功佛法到了鹰缘的这种境界,根本就已是和武道之极致全无分别,不论何法,臻全最高境界和层次时,均可豁然相通。所以万不可小觑他。”

    “鹰刀!?”

    聂人王眼神熠熠,“传说中那位破碎虚空离去的傳鹰大侠手中的厚背宝刀。”

    江大力背负双手,目露异彩道,“鹰刀的来历诡秘莫测。江湖传闻傳鹰曾将《战神图录》的部分讯息打入鹰刀之内,而破碎虚空便是四十九章《战神图录》中的最后一章,讲得是道界魔门千古追寻的那最后一着,讲述如何超脱天地遁入‘虚空’的本体,进而成仙成佛。再不用受任何规律的约束。”

    话语说到这里时,江大力亦是心神摇曳。

    他曾经一度认为破碎虚空或许是他堪破重生困在综武世界之秘的关键。

    纵然到现在,这种猜测还是存在,对于涉及破碎虚空之秘的鹰刀,自是也极为感兴趣。

    “傳鹰本已破碎虚空而去,却仍在其儿子成年之时依旧不忘将鹰刀送至他儿子身旁,足以说明此刀的重要宝贵,内含大秘密。”

    东方不败凝思道,“虽是如此,但只怕此刀内蕴含的秘密也是讲究缘法,否则何以傳鹰只是传刀却不加以更多干预。”

    聂人王嘿然笑道,“不论有什么秘密,现在我们找过去不就知道了。”

    这一刻,纵然是东方不败和聂人王也都对那傳鹰之子以及鹰刀来了兴趣,什么神兵天怒,都比不上鹰刀内所藏的破碎虚空之秘。

    江大力召来禁军,牵来三匹非常懂性的马匹。

    他撕扯下身上破烂衣物,便如此赤精着身躯飞身上马,放蹄奔了几圈,哈哈一笑带着二人在道道错愕震惊、愤怒又克制的目光下,直奔后宫方位而去。

    诸多玩家看着其三人消失的背影和所去方位,俱是惊诧之余又感刺激,都道这黑风寨主居然真的去往后宫,只是此时的后宫,不少贵妃嫔妃诸多娘娘,只怕也早就大难临头各自飞,不少都已逃出了宫去。

    几乎也是在这同时。

    越过后宫,一个横匾写着“净心涤念,过不留痕”八字的方亭内,一名具有挺拔入云之姿的男子淡淡一笑,手捏禅指,收敛心神,登时周遭万境俱绝。

    眼、耳、鼻、口、身、意等使人“执迷不悟”的“六根六贼”立时断息。

    正遥遥感应气机追寻的江大力和聂人王俱是一惊,都只觉气机锁定中,突然就失去了那鹰缘的位置。

    似是对方如一滴水融入了大海当中,刹那就消没于无影。

    “好厉害的锁魂技巧!不愧是傳鹰的儿子,活佛鹰缘。”

    江大力倏然收缰勒马止步,昂首四顾,心中惊奇,立即长啸一声,指了个方位。

    空中盘旋的魔鹰登时应声而动,一双鹰眸在高空俯瞰下方寻觅。

    聂人王感慨道,“只怕是寻不到了,这鹰缘会此等锁魂之法,无怪江湖中神出鬼没,没有人能寻到他。”

    江大力皱眉,隐隐感觉有些事情好似并没想象中那么简单,鹰缘此举不像是要见他们,而像是刻意将他们吸引到后宫。

    江大力心中一动,蓦地目光看向不远处的柳暗花明的园林景色之后那一座宏伟壮丽的楼阁。

    但见那阁楼巍巍耸立于高岗之上,四面红墙巍峙,龙凤飞檐、雕梁画栋、典雅壮丽,于园林当中自有股难言的非凡气势。

    江大力若有所思,翻身下马,迈步过去道,“去那里。”

    东方不败与聂人王对视一眼,俱是面露奇色,紧随跟上。

    在这同时,神武国边境之处,一阵急骤的马蹄声自道上响起,马上之人是一名体格魁梧壮硕的豪汉以及一名身姿高挑眼睛大胆而妩媚的女子。

    那豪汉马蹄不停,眼看前方已到了检查的关卡,依旧打马强冲而去,在一大批士兵大喝冲来阻拦之时,轰地双掌打出狂沛凶猛的龙形气劲,强行轰开一条道来,打得人仰马翻,潇洒越过关卡去了。

    马背上的女子只觉身子跟随着马匹起起伏伏,两耳虎虎生风,双手环搂住对方那强健的腰身,心中生出一股无比安全的感觉与在江湖中拼杀的刺激。

    回想这两日遭遇,这岂非正是她一直追寻想要的生活,不由下意识搂得更紧。

    正策马狂奔的官御天眉头微皱,心中却不由一荡,只觉背部能感到来自后方女子柔软的身躯,正时而就撞上自己的胸膛,鼻息间喷吐的香气和风中撩动的发丝,也时而酥酥痒痒的是打在他粗犷的脸上。

    此女也的确是他生平仅见的美女之一。

    她虽少了几分温婉,却拥有着一股难言的高贵和妩媚指气,一头乌黑亮丽的秀发,白雪般的皮肤,高挺的鼻子,棱角分明的红唇以及一双大胆而充满挑侸的眼睛。

    还有那仿佛要随着马匹的起伏而随时要由胸口弹跳出来的骄人豪孚乚,这都构成了极其充满风情的吸引力,足可令她胜过其他任何美人儿,别具冶荡的丰姿。

    “我在想什么?这是聂人王的女人!”

    官御天突然心中一警,立即清醒过来,心中暗骂。

    就在此时,一对柔荑突然在他身前如水蛇般游动,握住了他拉扯缰绳的一只手。

    官御天立即收缰勒马,马匹受惊昂首立起发起长嘶。

    颜盈惊呼一声随之跌落。

    官御天立即翻身而下,一只手抓住颜盈的柔荑,一只手将此女搂住迅速放下在地。

    颜盈目露异彩,只觉自己的手被面前这元国第一盟主的大手握住,满是奇妙无匹的舒畅宁和以及异常满足的成就感,不禁躺在对方臂弯,唇角逸出笑容道,“官大哥何以如此大动作?颜盈不过是想在大哥怀里坐得更稳当些。”

    ...

    ...

    (求月票推荐票!四千字大章!晚上还有加更!求月票!)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9 http://qdc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