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在下壶中仙

在下壶中仙

第一百三十一章 牵手(祝大家521快乐)

作者: 海底漫步者

    雾原秋觉得三知代说得不对,三知代的妈妈看起来非常和蔼可亲,穿着一身正式的吴服,一笑眉眼弯弯,亲和感MAX,怎么看都和狡猾联系不到一起去。

    她就站在札幌东公馆入口处迎客,见了雾原秋他们一行,伸手就搂住了千岁,笑眯眯道:“阿鹤变漂亮了哦!”

    千岁拿脑袋在她怀里钻,笑嘻嘻道:“不如平子妈妈漂亮!”

    “你嘴巴还是这么甜!”南平子摸了摸千岁的脑袋,嗔怪了她一句,然后望向了丽华,仔细打量了她那一头卷毛,笑道,“是犬金院家的孩子吧?欢迎来玩,南家欢迎你!”

    丽华呆了呆,问道:“你认识我爸爸?”

    南平子笑眯眯道:“前几天才在宴会上见过哦!”

    丽华不满地嘟囔了一声:“我最近都没见到他……”

    南平子笑了笑,没再说什么,目光放到了雾原秋身上,而雾原秋就有礼貌多了,微微低头道:“阿姨你好。”

    南平子上上下下打量了一下他,又瞧了一眼搂着她胳膊的千岁,笑容更盛:“你就是雾原君吧,果然一表人才。”

    雾原秋客气道:“哪里的话,您太过誉了。”

    “我的女儿我了解,小代在家里也没少提起你。”南平子又笑着客套了一句,这才望向自己的亲女儿,吩咐道,“小代,招呼好你的朋友哦!”

    三知代微微低头表示知道了,守着她妈妈的面,她看起来倒是像个正常女孩子。

    “快进去吧!”

    南平子又摸了摸千岁的头发,笑着示意他们可以去随便玩了。这是一个社交型的聚会,是成年人扩展人脉结交朋友的场合,他们这些少年少女就是纯搭头,不需要他们干什么——不是正式的聚会,很休闲的那种,和个大型派对着不多,所有人都可以随意参加不同活动。

    客人正不停赶到,南平子身为举办人应酬很多,雾原秋他们也不方便多占用她的时间,又客气了一句便进了东公馆。

    雾原秋回头再看时,南平子已经又很热络的在和别人说话了,看样子交际真的十分广泛。

    他忍不住小声向千岁问道:“三知代同学说她妈妈很狡猾,看着不像啊!”

    千岁白了他一眼,也小声道:“小代嘴里没好话的,她背后评价别人都很刻薄,我还是她嘴里的小偷呢,不过……”

    “不过什么?”

    千岁声音压得更低了,近乎耳语道:“我听我爸爸说,平子妈妈以前是剃刀组的军师,剃刀组的事她能决定一半,还掌管着大部分经费,有个外号叫‘手稻山之狸’——她从没和人打过架,也没人见过她生气,整天笑眯眯的,但她以前掌管着近两百名手下,策划过不少袭击活动,剃刀组就有了她才开始壮大的。”

    “剃刀组……”

    “就是我上次和你说过的那个女子高校生不良组。听我爸爸说,以前所有惹平子妈妈生气的人都莫名其妙倒了大霉,他都不太想惹平子妈妈生气。”

    雾原秋想起来了,忍不住再次回头看了一眼——南平子和三知代很像,五官精致,容貌秀美,现在妥妥的贵妇人一枚,没想到少女时期竟然是不良少女组织的大头目。

    人生真的奇妙啊!

    他看了一眼便收回了目光,又好奇问道:“她现在干什么工作?”

    “经营南家的产业,平子妈妈很擅长走夫人路线,和很多议员、银行家的夫人交情很深,是好朋友。”千岁对这些了解得很清楚,低声道,“以前我们家和南家差不多,但这十多年平子妈妈用心经营人脉,四处投资,南家的资产好像膨胀了好几倍。”

    原来是个事业型的女强人,雾原秋了然点头,但他还没说话,三知代在旁边轻声道:“不是朋友,她只是在利用那些人,她喜欢寻找别人的弱点,让别人不知不觉间为她所用,只是装得比较像好人罢了。”

    千岁有些不太服,看了三知代一眼,又对雾原秋附耳道:“平子妈妈以前热衷于交际,不太管小代,小时候就把她放在我们家里,所以小代和她妈妈关系不亲,至少还没有和我妈妈关系亲密。”

    雾原秋懂了,南家母女关系不好,但他还没吱声,三知代又接话了,轻声道:“你可以大大方方说,我听得见。”

    千岁偏不,继续和雾原秋咬耳朵:“平子妈妈其实没有小代说得那么差劲,她对自己人还是挺好的,遇事相当热心,能帮就帮,就是应酬多了些,经常参加太太会什么的,不太喜欢待在家里,和小代这个宅女合不来。”

    三知代不理她,直接向雾原秋说道:“你手头有不少好东西,不要离她太近,不然她会把你骨髓榨出来。”

    雾原秋觉得无所谓,他又和南平子日常接触不到,但刚要说话,丽华已经受不了了,她才不关心三知代妈妈是个什么样的人,她就是来玩的,直接问道:“什么时候去……萤狩?”

    “等天黑,现在先去和佐藤同学的父母打个招呼。”

    “好吧!”丽华踏着小木屐,甩着浴衣专用的小布袋,已经迫不及待开玩了,“那过会儿我还要玩烟火!”

    “随便。”

    就是来放松的,玩什么雾原秋无所谓,远远看到佐藤英子了,连忙上前去问候。

    这就是熟人了,还是关系比较“特殊”的熟人,来了怎么也要打个招呼。

    …………

    “萤狩”是曰本夏日比较风雅的活动,曰本人性格极端又矛盾,喜欢“物伤其美”,喜欢“短暂又灿烂”的事物,比如樱花,又比如烟花,而萤火虫无声无息数年后化为成虫,用尾巴努力发光求偶后,又在短短一两周内悄无声息的死去,也十分符合曰本人的审美。

    “好美啊!好美啊!好美啊!”

    在天黑后,丽华站在一处河岸高地上,望着河两岸慢慢开始浮现的点点亮光,感觉像是群星坠地,银河复现,忍不住晃着一头卷毛,发出了由衷的感叹声,可惜词汇量太过贫瘠,重复来重复去,就只有“好美”两个字,完全不能表达出她的震撼之情。

    雾原秋也在欣赏这大自然的美景,虽然玩不来曰本人那种“在生命最璀璨的一刻离开枝头,随风飘落,如同人生易逝,如幻如梦”,但看着这满满沿河铺开的奇异景象,还是觉得不虚此行。

    “为什么是白色和粉色的?萤火虫不该是发黄光吗?”丽华看着一条闪烁的银光满满铺开,只觉得好新奇,但和她想象中不一样。

    面对此等美景,雾原秋态度倒还好,轻声道:“这是姬萤,光芒是近乎白色的,偶尔会闪粉色光芒。”

    “没有黄色的吗?”

    “有,源治萤能发出很强的黄光,不过你要去本州岛和九州岛才能看,北海道这边比较少见。”

    千岁听着听着奇怪起来,转头向雾原秋望去,问道:“阿齁,你喜欢昆虫?”

    雾原秋笑道:“不,这些是无意间在报纸上看到的。”其实是他以前学曰语时看过,那时他乱七八糟读了好多书以补充词汇量。

    千岁微微有些遗憾,她喜欢昆虫,尤其喜欢全身披甲威猛无比的大甲虫,可惜雾原秋不喜欢——要是喜欢的话,暑假她可以和雾原秋斗甲虫玩,她斗甲虫可是把好手,人生中之输过一次。

    她没再说什么,继续站在雾原秋身边观望萤火虫们的求偶,而河滩上很快点起了火堆,有些同样穿着浴衣的少女开始在那里玩烟花绳,点燃了把滋滋冒着火花的绳子甩来甩去,引来一片笑声。

    丽华马上有了兴趣,她今天穿了千岁的浴衣,哪怕不太合身还是应穿上了,就是想体验体验民俗,马上要求也要去玩。

    三知代做为主人无可无不可,她不陪着朋友们就要被老妈拉去干别的,很干脆就带丽华下去了,帮她要烟花,要水盆,还得看着她点,别让她弄伤了自己。

    雾原秋对玩烟花没什么兴趣,那边也全是些陌生的浴衣少女,他也不太方便加入进去,就继续留在河岸高处瞧着点点星光浮来浮去。

    此刻确实很美,也就一两周的时间,这些萤火虫就会全部死去,细想想还真挺令人感叹的,而且要是魔潮来了,这种热闹恐怕就很难再看到了吧?

    天灾会把一切摧毁吗?

    雾原秋看着萤火虫们,看着河滩边正很新奇的玩着烟火的丽华,控制不住的这么想,哪怕觉得自己不是救世主,就算发生了最糟糕的情况,也会有三知代这样的人挺身而出和魔物们奋战,自己没必要把整个世界担在肩上,整日忧愁不停,但还是控制不住的会这么想。

    谁愿意看着美好的事物被催毁呢?

    有时候能预知未来,真的让人心情深重,连偶尔想轻松一下都做不到。

    好希望未来可以一直美好,可未来却总是让人犯愁。

    “阿齁,你在想什么?”千岁注意到了雾原秋脸上的表情,觉得那不像是休闲时该有的表情,忍不住问了一声。

    雾原秋回过神来,先将那些杂乱的念头丢到了一边,笑道:“没什么,只是……对美景的易逝有些感叹罢了。”

    千岁随口道:“明年还是会看到的。”

    “是的,希望明年这里还一样。”雾原秋应了一声。

    千岁却很肯定:“明年肯定会有啊,东公馆是保护建筑,这座庄园不会拆的,你要明年想看,我再陪你来好了。”

    雾原秋忍不住侧头仔细看了千岁一眼,她一双猫眼中正反射着点点荧光,秀气可爱的脸庞也微微有些忽明忽暗,身着朝颜浴衣却不文静,正随手甩着装女生小物件的小布袋,就像一只好动的猫咪。

    不,该说就像只很可爱的小猫咪!

    雾原秋左右观望了一下,发现这里很黑,也没有人注意,忍不住伸手轻轻握住了她正轻甩着小布袋的手,入手滑腻又温热,突然就觉得安心了。

    是的,不管未来会如何,至少自己这个“量子中间态女友”会陪着自己。

    千岁没想到雾原秋敢这么大胆,突然就握住了自己的手,整个人都僵了一下,接着瞬间羞红了红,本能的轻甩了一下小手——阿齁,你干什么,你表白都没完成,我是不是你女朋友还要两说呢,怎么突然就动手动脚了?

    但她也就是轻轻甩了一下,然后就由着雾原秋握着了——算了,也没什么关系,这阿齁为了我也算辛苦了好久了,给他点奖赏也是应该的。

    雾原秋抓着她的小手却觉得很踏实,完全没有松开的打算,直接发出了邀请,笑问道:“要一起走走吗?”

    千岁哼哼道:“走走也好。”

    两个人开始手牵着手沿着河岸散起步来,而随着天越来越黑,萤火虫也彻底活跃起来,就连远离河的地方也开始有萤火虫一闪一闪的飞过。

    两个人谁都没说话,就这么静静走了很长时间,耳中只有千岁的小木屐发出“咯哒”、“咯哒”的声音。

    千岁觉得心里很舒服,小声道:“阿齁,你怎么突然……”突然这么大胆了,以前雾原秋都是很老实的,发乎于情止乎于礼,别说大胆的牵住她的手了,就是说话都很有分寸,生怕冒犯到她。

    雾原秋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可能是因为看到了奇景,心情动荡,也可能是因为一时心思不宁,想抓住点什么,反正他就是突然心动,就伸手握住了——平时他可没这种胆子,他以前都没恋爱过的,搞不清关系到哪一步才能牵手。

    他想了一会儿,自己也没想明白为什么,便只是笑道:“就是想牵一下你的手,于是就牵了……你不介意吧?”

    这么喜欢我吗?喜欢到都控制不住了?

    佐藤千岁心里更舒服了,哼哼道:“当然介意,但……今天我心情也挺好的,不和你计较,下次不许这样了,至少你得先问问我。”

    “我知道了。”

    千岁满意了,左右看了看,发现刚才沉浸在那种两个牵手一起手的奇怪氛围里,自己都不知道走到什么地方来了,周围的人似乎多了起来。

    她突然有些害羞了,有点怕被人看到她和雾原秋牵着手一起走,这里可有不少人认识她爸爸以及两个妈妈,但说放开手吧,雾原秋的大手热乎乎的挺舒服,放开又有些舍不得……

    她正在那里纠结呢,突然发现雾原秋手一紧,眉头也皱了起来,似乎生气了!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9 http://qdc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