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在下壶中仙

在下壶中仙

第二十二章 大哥哥,晚安

作者: 海底漫步者

    沙皮犬把药丸一吃,雾原秋瞬间就紧张起来,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笼子里,随时准备动手,而沙皮犬静静站了一会儿,身上的肉褶子就抖动起来,嘴唇上翻,露出了锋利的犬牙,嗓子里发出了沉闷的呜呜声,像是在示威,又像是在忍耐痛苦。

    紧接着,它在笼子里团团转了起来,用力把身体撞向笼子栏杆,但它似乎不是打算冲出来,好像只想发泄一下,转身又向另一边栏杆撞去。

    它这么三撞两撞,笼子在那里弹跳了两下,直接歪倒了,接着就被它拖着、撞着开始胡乱移动,同时笼子里不断传出沉闷呜咽声,似乎它越来越痛苦。

    雾原秋赶紧追了上去,发现沙皮犬的肤色好像微微变深了,短短的背毛也全竖了起来,就连它舌头的颜色都有了点变化,同样颜色在变深。

    很快,狗笼子的门锁被无意间晃开了,沙皮犬歪歪斜斜地滚了出来,又开始在山谷里奔跑。速度不快,没化成一道深棕色的闪电一去不回,但跑起来非常有冲劲,身上的肉褶子松松垮垮、起起伏伏,时不时就搞点波浪运动。

    雾原秋追在它屁股后面继续观察,还绕到它前方去,试探它是否有攻击意图,但它好像没有发狂,对攻击人类没什么兴趣,看到雾原秋挡住了路,竟然又换了个方向继续跑。

    雾原秋觉得是个好现象,至少说明“阴魔丸”吃了不会暴毙,也不会发狂,而且看沙皮犬这精神头,搞不好对身体有点好处。

    沙皮狗足足在山谷里团团乱转了大半个小时,最后跑到了山谷边,开始拿身体蹭石头。

    雾原秋谨慎地靠近它,提高着警惕防止它暴起发难,拍了拍手,轻声道:“看起来情况还不坏,老兄……呸,回头得给你起个名了,你先过来让我仔细瞧瞧怎么样?”

    沙皮犬不理他,继续在那里蹭石头。一副全神贯注,要蹭到天荒地老的样子。

    雾原秋没办法,只能继续靠近,然后伸手向着沙皮犬摸去,想试试手感,找找它身上有没有静脉凸起,但他的手刚摸到狗背上,沙皮犬猛然一个回头,闪电一般就向着他的手咬去。

    雾原秋这会儿注意力高度集中,外加有所防备,瞬间缩手险之以险地躲过了这一咬,接着另一只手猛然伸出,掐着狗脖子就把它怼在了山谷壁上。

    然后,双方都没有进一步动作。

    狗企图咬人这当然是不对的,但雾原秋也没生气,他刚认识这只狗,这狗估计也没把他当主人,和他根本不熟,冷不丁地去摸它,它反应过激可以理解——也有可能是药丸的原因,它这会儿搞不清怎么回事,心情也高度紧张。

    而沙皮犬被按在石壁上,似乎慢慢冷静下来了,用绿豆眼静静望了一会儿雾原秋,身体放松下来,狗头也低下了,像是在表示歉意,又像是在表示服从。

    雾原秋慢慢松开了手,开始检查它的身体,发现它身上原本的伤基本都愈合了,但体型没多少变化,和原来差不多大小,也没有多长出一条腿或是另一套牙齿。

    要说唯一有点差异的地方,除了肤色,似乎就是它身上的褶皱多了些厚了些,但看起来也不是特别明显。

    或者说,它又丑了一点,只是以前就很丑,现在再丑一些,真看不太出来。

    不过,这仍然是最显眼的变化了。

    雾原秋有点摸不着头脑了,难道那药丸是用来降魅力值的?只要吃得够多,就能把自己吃成一个丑逼?

    他在那里把狗前前后后检查了好几遍,还和狗商量了几句,表示如果它现在能说话了,可以尽管说,他是很开明的,在他眼里人和妖都一样,他不会搞歧视。

    会飞也行,会钻入阴影也可以,喷火吐水隐身都可以来一套,总之尽管表现出来,以后大家就一起混了,我吃啥你吃啥,不要藏着掖着,那没必要,自己从没打算过把它切开看看。

    沙皮犬没理他,在那里“愁眉苦脸”地站了一会儿,见雾原秋不肯让它离开,似乎累了,原地趴下闭上了眼睛,很快睡着了,还打起了鼾,嘴皮子一颤一颤的。

    雾原秋有点不甘心,摇了摇它,但怎么摇这狗都不醒,体温好像还在缓缓升高。

    他摸着下巴考虑了一会儿,又开始怀疑是不是药效还没有完全发挥出来,也许得再观察两天。

    那就再等等好了,说不定药效温和,真是持续发散型的。

    也不差这点时间。

    他又把狗笼子搬了过来,将这沙皮犬塞了进去,重新挂好了锁,想了想又不太放心,又回到正常世界,出门买了狗链、狗项圈和狗钉回来,把它系在了地上。

    倒不是怕它跑了,这里就是个牢房,能跑他第一跑,轮不到这狗先跑,主要是怕它醒过来又自己开了锁到处乱窜,给森林里的树精狱卒捆绑S-M了。

    然后,雾原秋就直接奔着他的训练场去了,今早他就没训练,晚上再不练,今天就等于荒废了。

    他花了近三个小时把训练计划搞了一遍,在最后打击草卷木桩时,回忆起白天南三知代那超级凌厉的两脚了,忍不住模仿了一下,冲着草卷木桩就是一脚。

    好痛!

    他捂着脚坐下了,感觉大脚趾要断,估计没用对位置,发力也有点问题,或者这一招要练,最初不该直接踢木桩,得有个适应过程。

    看样子这些技法想自己摸索不太靠谱,事倍功半,还是要先去搞清理论和套路,然后再回来实践。

    他在那里缓了好一阵子才觉得脚趾没事了,赶紧溜回到了山谷里,又去看了看沙皮犬的情况,发现它还在睡,便直接回了洗手间。

    等灌饱了自来水,把汗浸透的衣服换了,他又去客厅里坐下翻佐藤千岁给的资料,还接上了笔记本电脑,观看相对应的视频——他很没安好心地寻找了一下隐藏文件夹,但没找到,看样子佐藤千岁是个正经少女,没那方面爱好。

    而看着看着,他就有点入迷了。

    说实在的,男人从基因层面来说,对打斗就有一种潜在的热衷,他也不例外。以前是觉得没必要学,再学也不如一把自动步枪,所以从没关心过,但现在真需要学了,他是越看越有味道。

    攻、防,激烈的打斗,还看不太懂的华丽技巧,一击必杀的热血瞬间,真能看进去,有点让人大脑充血,神经兴奋。

    男人,谁没有做过叱咤风云,纵横天下的武侠梦呢?

    特别是里面还有很多私密视频,属于佐藤千岁自己偷录的,有私下里的练习比试,有的在偷偷试打其他流派的技法,模拟攻防,像是在准备抄袭的,更多则是家族内部对真传弟子的私下指导练习,干货满满,很多打得真的很激烈,和一般的比赛完全不一样。

    公开的空手道比赛很乱的,有靠点数取胜的,打够了点数满场乱逃,硬拖时间,场面非常无聊;有的不能打头,大家互捶胸口乱踢大腿,总觉得少了点什么;有的戴着头盔穿着厚厚的护具,看起来像两只笨熊在互殴,一点也不灵动,都没有佐藤千岁提供的这些好看,她搞的这些私货,拳拳到肉,完全从实战出发,和体育竞技关系不大。

    雾原秋一看就看了一个多小时,正入神呢,余光注意到帘子那里被微微掀起了一点,露出了前川花梨的半张小脸,在那里很好奇地偷窥。

    雾原秋无奈一笑,幸好佐藤千岁是个正经少女,电脑里没有隐藏文件夹,不然八成自己这会儿要社死。

    他歪头冲小花梨摆摆手,认真道:“这样不对哦,不可以不经别人允许就往别人的房间乱看,要做个有礼貌的孩子。”

    小花梨迷茫地眨眨眼,她还太小,又很少接触外人,不懂这些,但还是很乖巧地把帘子放下了,接着问道:“大哥哥,我能看吗?”

    啊,这……

    雾原秋没招了,干咳了一声:“可以。”

    帘子又给掀起来了,小花梨又露出了半张小脸,而雾原秋无奈问道:“你有什么事?”

    小花梨很期待地说道:“我要睡觉了,想和大哥哥说晚安,我只和妈妈说过晚安。”

    啊,这……

    雾原秋有点后悔刚才的话了,表情不由自主地柔和下来,轻声道:“好吧,你可以说了。”

    “晚安,大哥哥。”小花梨说了,但没放下帘子,一脸期待地在那里等着。

    雾原秋想了想才反应过来,笑道:“你也晚安,做个好梦。”

    小花梨觉得很新鲜,觉得自己的世界果然变了,又多了一个能说话的人,心里很满意,正准备放下帘子,忽觉有人拍她,连忙回头一看,是她妈妈,正一脸无可奈何地用手语向她说“这样不对,不可以这样”。

    她不是很理解,而雾原秋也发现了她这不正常的动作了,猜到前川美咲在那边,连忙问道:“是美咲姐吗?”

    帘子被掀起了更大一块,露出了跪坐着的前川美咲,用手语说道:“抱歉了,雾原君,花梨不太懂事,我会好好和她说说的。”

    “这个没什么。”雾原秋不怎么在意,转而问道,“今天下午保险公司的人来了吗?”

    前川美咲摇头,表示自己回来后并没等到人,雾原秋也不知道是错过去了,还是这帮混蛋就是这么不积极,也叹了口气:“那我明天再催一下吧!”

    前川美咲欠了欠身,然后用手语说了声“晚安,请早点休息”就把帘子放下了,大概去哄女儿睡觉,顺便也要教育她一下。

    雾原秋倒想再说一句“你们尽管安心休息,我以人格保证,绝对不会跨过那道帘子的”,但犹豫了一下没说——人家都表现出那么信任的态度了,提都没提过,自己何必再多嘴,反正自己也是个有节操的人,欺凌弱小这种事是绝对不会干的,说不说都一样。

    他把电脑音量调小,接着又看起了视频。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9 http://qdc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