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女频小说 > 我姑奶奶她修仙回来了

我姑奶奶她修仙回来了

049 大山来的孩子

作者: 悠闲小神

    当即,王舒月就表示,自己年纪小,命格薄,镇不住这样的大宅,她要出去租房住。

    “出去住?”

    正在量体准备定制私服的王淑芬眉头一皱,霸道威慑不经意泻出,吓得设计师手一抖,软尺“吧嗒”一声掉在了地上。

    空气出现了短暂的凝固。

    “对、对不起。”设计师仰着头,满脸抱歉。

    王舒月眼尖的看见自家姑奶奶垂在身侧的手指头动了动,正觉得她要发飙之时,她却忽然收起所有冰冷,起身走到沙发坐下,自己倒了一杯茶,浅浅抿了一口,压下火气。

    吉瑞走进来,感受到这诡异的气氛,忙将地上的软尺捡起来递给设计师,把人带走了。

    屋内只剩下王淑芬王舒月祖孙俩。

    王舒月看着姑奶奶那明显不快的神情,小步小步挪到她面前,把手机邮箱打开,暗搓搓放在她面前的茶几上。

    “姑奶奶,我投的简历收到回复了,天禧让我去面试,面试过了,我就能留在天禧做实习生。”

    天禧是一家金融证劵方面的投资公司,世界五百强,实力雄厚,在国内数一数二。

    并且涉及的业务刚好和王舒月的本科专业吻合,这样的实习机会,整个金融系学生挤破头都想进入。

    而她运气很好,竟被选入面试,当然不想错过这个机会。

    王淑芬垂眸扫了一眼面前的手机,上面说得很清楚,发的面试函也非常正式,看起来不像是假冒的骗子公司。

    王淑芬抬眸,看着一脸坚定的孙女,疑惑问:“你准备去上班?”

    “不然呢?”王舒月好奇反问。

    她一个即将毕业的大学生,不趁现在多多积攒经验,毕业后怎么找份好工作?

    王淑芬定定看了她两秒,将茶杯放下,手一摆,丢给王舒月一张银行卡。

    “里面有十万,以后每个月我都会让吉瑞打钱进来,自己找个好点的房子。”

    说着,忽然想起什么,开口问:“星期天你有没有空?”

    王舒月揣着热乎的银行卡想了想,今天星期一,她星期三上午面试,面试完就没什么事了。

    这几天也就是找房子的事情麻烦点,但有姑奶奶给的零花钱,找房子应该很快。

    王舒月点头,“星期天我应该有空,怎么啦,有什么事需要我去办吗?”

    王淑芬颔首,给王舒月发了一个任务,让她去火车站接个孩子。

    “孩子?什么孩子啊?”王舒月疑惑问。

    王淑芬勾唇神秘一笑,“大山来的孩子。”

    大山来的孩子?

    王舒月眉头微皱,直觉告诉她,这个孩子不简单。

    不过看姑奶奶这卖关子的样子,显然不打算现在告诉她,那她就不猜了,反正到时候就知道了。

    王舒月很光棍的点了点头,问道:“那孩子有照片吗?多大了?我好认人。”

    王淑芬只道:“只要他出现,你自然会认出来。”

    王舒月失望的哦了一声,拿着到手的十万块,搭了搬家车队的顺风车来到市中心,准备在附近找个房子。

    各大企业基本集中在市中心,金融行业更是如此,集中在金融街上,如果在这附近找房子,就算这次没能面试成功进入天禧,也可以在附近找其他公司。

    自然而然的,这附近有很多可以选择的公寓。

    公寓设施齐全,拎包入住,除了贵,基本没什么问题,有事找公寓管家也方便。

    王舒月没想过住居民房,那太远了,G市地铁很挤,她早上还要晨练,通勤时间长,时间这么赶的话,她会疯的。

    公寓就方便多了,下楼走几步就到公司,对她来说,是目前最好的选择。

    这是王舒月第一次如此清晰的感受到,手里有钱是什么感觉。

    她都不需要动用姑奶奶给的零花钱,只靠她从之前租房那边退回的押金和一个月房租,再加上刚刚接私活赚的一万块,她就可以妥善安置自己。

    公寓房租一个月二千八,一室一厅一卫一厨房,四十五平,包物业,水电民用收费,押一付三,里面的家具都是现成的,王舒月很满意。

    看房第一天就定下了。

    房租一付,不算姑奶奶给的钱,兜里还剩1800。

    这时,王舒月无比庆幸自己没找中介,而是直接找的公寓,不然被扣掉一个月房租做中介费,她就得动用姑奶奶给的小金库。

    攒钱买房,这件事已经深入王舒月的骨血之中,所以,小金库是攒来买房的,不到万不得已,她绝不会动。

    王淑芬那边让吉瑞注意自家孙女的动向,得知她没花卡里一分钱,不禁挑了挑眉,轻笑一声“出息了。”

    忙碌中,一转眼就到星期天。

    王舒月早早就接到姑奶奶的电话,提醒她别忘记去接大山来的孩子。

    火车下午三点半到,王舒月从公寓这边搭乘地铁过去,三点提前到场等待。

    等着太无聊,王舒月就在心里分析这会是一个怎样的大山的孩子。

    交通工具选择火车,那就是高铁到不了的地方,应该是个从偏僻乡村来的娃儿。

    大山的孩子,孩子,那就是年纪不大咯。

    不过,如果是按照姑奶奶的标准来衡量的话,那这个孩子的年纪就很微妙了。

    不会是个满脸胡子的、从大山来的、几十岁的“孩子”吧?

    王舒月正乱七八糟的想着,站台上传来播音员的播报声,火车进站了。

    哦,激动人心的时刻来了!

    王舒月突然有点紧张,她很害怕自己见到一个自称是孩子的彪形大汉。

    长相未知、年龄未知、只知道一个名字,还是个怪名字——三省(xing)!

    火车到站,稀稀拉拉的旅客从通道下来。

    当看到那个背着旅行包,身穿白色道服,头顶丸子髻,唇红齿白的少年时,王舒月瞬间明白了什么叫做只要他出现,你自然会认出来。

    这特么也太特别了!

    “三省!”

    王舒月大喊着挥了挥手。

    正在茫然四顾的道家少年立马抬头朝她这望了过来,露出一个腼腆羞涩的笑容,背着比他人还高的旅行包,健步跑到她面前来,试探着问:

    “是王舒月王师叔吗?”

    师叔?

    她辈分都这么高了?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9 http://qdc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